传承文化创新发展,从失语到浮躁的中国当代艺

什么原因使为时已久的批评失语突然变成批评浮躁了呢?答案很简单:火暴艺术市场的重新洗牌。其实,市场的洗牌是无间歇的,因为市场意味着竞争,竞争意味着胜出和淘汰,胜出和淘汰就是洗牌,只要市场无间歇,洗牌也就无间歇。因此这里说的洗牌是指带有整体变更意义的大洗牌。任何事情的整体变更,都是舆论先行,社会的、经济的、文化的整体变更如此,政治的、军事的整体变更亦然。批评是艺术的舆论,艺术市场的洗牌当然以批评为前风。既然批评就是市场的洗牌,市场的洗牌又意味着利益的再分配,占有批评话语也就加入了利益的再分配。因此不论是准备好了的,还是没有准备好的,都来通过批评来占有话语权。所谓浮躁,就是没有准备好的也来通过批评来占领话语权。“机会是给准备好了的人”之所以在今天成为经典话语,就是因为各种各样的机会使大量没有准备好也不想下工夫去准备的人躁动不已,不断地用“急起直追”的方式与准备好了的人共同瓜分机会带来的利益。

西方艺术市场的活跃核心在于中介机构多,且规范运作。通常的运作方法是中介机构与艺术家签约几年,每年经费包干买断该艺术家全年的作品,该艺术家不得再与其他人或机构进行交易,艺术家只管创作,不管作品销售。中介机构负责宣传、展览和出版等各种有利于提高艺术家声誉的工作。时下,中国书法市场中的中介机构可谓凤毛麟角。书家自作自卖,不但影响了书家的创作心态,花费不少时间,还让书法价格难以挺起。

石雕、雕塑艺术带给我们美的享受,展会搭建了平台,让生产商和采购商在展会上找到自己的全球合作伙伴及优秀产品。明年三月,让我们相约义乌,在欣赏石雕、雕塑及假山、盆景无限魅力的同时,共同见证石雕、雕塑业的这一次盛会!

如今,批评再次活跃起来,同时艺术传媒也再次进入了活跃期,艺术网站的批评论文章急速增加,并成为最为热门的转载对象,关注批评的新兴杂志应运而生,靠出卖版面生存的艺术杂志开始割肉刊登批评文章,研讨会、论坛蔚然成风,并最终催生出中国批评家年会。大洗牌造成的不确定因素使艺术生产的跟风者迷茫,使艺术批评的跟风者躁动,使艺术市场的跟风者观望。风是哪个蝴蝶悄悄扇起的并不重要,但越刮越大却是事实,处于风口浪尖的当然是批评,因此捧派和骂派是一样的活跃也一样的浮躁。“灌水”这个网络术语,越来越适合形容批评现状,骂派指责捧派价值灌水,捧派视骂派为灌水一族,两边都有准备好了的人和没准备好的人。

一、拍卖市场

亮点六

以批评为先导的大洗牌必然伴随着批评的升级,不然就没有充足的力量推动洗牌。改革开放后的批评升级和同时期的产业升级一样,主要靠“引进国外先进技术”,现在的批评升级则是在“消化吸收国外先进技术”的基础上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所谓“核心技术”,就是解决当前问题的核心逻辑结构,电脑芯片是电脑的核心逻辑结构,飞机发动机的飞机的核心逻辑结构,解决的问题不同,核心逻辑结构就不同。批评是解决艺术问题的技术,其核心逻辑结构就是文章自身的逻辑关系,逻辑关系不正确,无论是捧派的“礼花”还是骂派的“炮弹”都只能是一次失败的发射,不论它包含多少外国技术或中国道德。

中国书法市场缘何难以启动

原始的质朴、沉寂的震撼、丰富的造型,石雕、雕塑带给我们无尽的美感,中国石雕艺术源远流长,青田石雕、曲阳石雕和惠安石雕共同创造了石雕艺术的璀璨历史,今天,石雕艺术随着市场化的脚步得以更快更好的发展。随着我国经济不断地提升,人们对生活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城市景观设计及私人豪宅建设越来越多,一些不可或缺的重要装饰品。如石雕工艺品/艺术品、人物、动物等象型石雕作品、雕塑景观、人造假山及艺术盆景的需求量日益增展,让越来越多的人青睐、使用美观耐久的石材工艺品及收藏。市政建设、生活小区建设、家庭装饰或摆设等无不需要有相应的雕塑艺术品及娱乐设施的配套。同时,石雕艺术已经走出国门,我国石材出口贸易也呈现出高速发展势头,现已成为世界第一石材生产、销售大国和主要出口国。正是在这样巨大的市场需求背景下,为适应石雕、雕塑产业的快速发展,主办方适时策划了此次展会,届时将有来自国内外的众多石雕、雕塑艺品的生产商、采购商云集义乌。

然而任何领域的“核心技术”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中国用了大约20年(上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才摸透了米格21的技术,发展出中国的歼7系列,最新型的歼10战斗机连同其发动机也用了大约20年(1986年开始研制,今年正式对外公开)。中国从改革开放就开始翻译介绍西方批评方法,但了解原理与能够用好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这就像知道空气动力学原理与能造出飞机一样,除非是皮筋弹射的航模飞机。我从在大学开始接触符号学与语义分析,到今天已经25年,比摸透歼7、制歼10的时间还长,还不得不赞叹《达芬奇密码》的语义分析水平。中国制造业也呼吁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批评界也大谈批评方法论,但真能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的企业,真正善于使用这些批评方法的批评家却少而又少。这里面除了客观上的难度和主观上的决心与毅力,还有大环境的影响和艺术媒体提供的名利捷径。

中国书法要获得市场的承认最终还取决人们的喜爱。因此,随着藏家对书法的逐步介入,市场的选择必将对当今的书法审美趋向带来一定的冲击和改变。一如当今绘画市场,许多画家不再满足于画室里凭空想象,而是更多走向社会、面对藏家,来自己绘画风格作一定修整和改变。因此,可以预见的是处于买方市场时期的书家会更多以自己的实力来满足买家的选择,一些雅俗共赏、符合普通人的审美情趣、适合家居装饰的书法作品将会受到人们的青睐,书法风格的大规模整合必将出现,中国书法由此迈向于市场逐步磨合期。

――将邀你一同关注 “六大亮点”

大环境的影响指的是全社会的整体浮躁和短期行为,媒体提供的名利捷径是因为当今艺术媒体普遍靠收取版面费和吸引眼球求生存和占据制高点,版面费间接来自捧派,之所以说是间接,是因为批评文章实际上是被“捧”的艺术家出资买断的;吸引眼球则主要靠骂派,因为骂派专找名人来骂,而这种用骂来利用名人效应要比用给个编委头衔或发表名人的文章更吸引眼球。于是,媒体自身就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用捧派那里来的钱,支付骂派的稿酬,骂派的文章又反过来为捧派的文章和被捧的艺术家吸引读者。然而,捧派和骂派都有自己的难度,捧派的难度是能否侥幸被艺术家选中,骂派的问题是有没有足够的捧派名人公开亮相来捧,捧派要被艺术家选中首先要和艺术家认识,然后要被艺术家认可,但只要有被艺术家看中的水平和影响力,就不缺艺术家给的这点赏钱。捧派的这种困难的双向选择必然导致骂派批判对象的紧缺,于是便出现了一有机会,骂派就群起而攻,没有机会的时候,骂派内部的“三老四少”就成了新骂派骂的对象。

一、更多的中介机构介入势在必然

亮点二

新中国成立以来,应当说有过两次批评失语,第一次失语是成为意识形态的奴婢,这是在改革开放之前,另一次是成为市场的奴婢,这是从90年代末开始。也有两次导致重新洗牌的抗争,一次是改革开放之后,批评对意识形态奴役的抗争,另一次就是现在对市场奴役的抗争。两次重新洗牌都为准备好了的人提供了入场的机会,同时也使没有准备好的人浮躁不安,没有入场的急于入场,已经入场的想占据更好的位置或巩固已有的位置。前一次大洗牌的浮躁高峰是89现代艺术大展,不但出现了打枪、扔避孕套、洗脚、卖虾、给领袖像打格等前所未有的极端作品,还有对总策划大打出手的展外活动。这次大洗牌虽然还没出现动手事件,但话已经狠到了这样的程度:“中国现当代艺术界、学术界与思想界,除了高级孙子便是低级孙子,总之,一概全是孙子。”由此,骂派批评从“打倒走吹捧主义道路当权派”跃升为“横扫一些牛鬼蛇神”,如果即将在宋庄召开的首届中国批评家年会采取和89大展一样包容路线,给这位新骂派人物发言的机会,很难说不再次上演武打片。

多位拍卖老总告诉笔者,目前书法在拍卖上不受重视,主要是受到其他艺术品的挤压的结果。虽然中国拍卖市场启动刚不久,但竞争异常激烈,拍卖公司首先想到的是如何获取更高的成交量和成交率,绘画、瓷器等其他艺术品由于其直观性和装饰性更强,通过市场的检验,颇受买家的青睐,因此拍卖公司加大了对这些拍品的征集力度。市场呈螺旋上升的规律的告诉我们,随着市场的进一步深入,这类拍品的价格自然会逐步提高,买家出于成本因素的考虑,其购买欲望便又有所约束。而于中国画有着同等魅力的中国书法,就当代这一块来说,基本还是一片处女地,拍卖公司廉价的征集成本和书法拍品本身低廉的价格,今后都会让拍卖公司和买家趋之若骛。

亮点三

这两次以批评为先导的大洗牌有什么区别呢?首先是背景的不同,改革开放后的一次发生在人民币和中国大贬值的历史时刻,外国资本开始流入中国,现在的这次发生在人民币和中国大升值的历史时刻,中国资本开始流向外国。上次洗牌的时候中国当代艺术家除了理想什么都没有,这次则是除了钱什么理想都没有。上次洗牌的时候中国艺术家和批评家都说外国的月亮更亮,外国话语成为普遍的依据,这次则共同面对亮得让人莫名其妙的中国月亮,外国话语的力量大为下降,大概也就剩下了一个格林伯格,批评又回到了泛道德化的中国方式上,“其人其画”的评比规则再次重申“重要的不是艺术”,也不是文章本身,于是才有了“一概全是孙子”的评比结果和以此赢得刚正不阿桂冠的道德裁判。

中国书法市场目前正处在一个蓄势待发时期,由于缺乏几支烈火,它可能还将持续这种现状几年,随着上述条件的逐步成熟,其燎原之势迟早会来临。

首次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批准、中国轻工工艺品进出口商会鼎力主办的石雕、雕塑、假山、盆景的展会,上海今古展览服务有限公司和著展传媒机构悉心组织筹划、浙江省对外经济贸易合作厅、浙江省义乌市人民政府和中国贸易促进委员会浙江省分会大力支持的一次盛会。

那么,凭什么说以往的洗牌是小洗牌,现在的是大洗牌呢?因为现在洗牌的前提是批评在市场条件下的整体失语,或变成市场的奴婢,然后是失去批评支持的艺术变成市场的奴婢。具体的操作程序是,市场经营者用钱指挥艺术家“推磨”,艺术家把钱的一部分拿出来指挥批评家“推磨”,另一部分则成为艺术媒体的经济来源,即所谓“版面费”。这种局面最终使越来越多的批评家连坐台都没资格,文章不要稿费都没地方发,使艺术家要么跟风,要么出局。因为一旦市场经营者摸透了市场的“脾气”,就用不着在意批评家的“脾气”和艺术家的“脾气”了。我并不想把批评的失语归结为市场经营者、批评家和艺术家的良知,因为降低甚至取消批评成本,为优化成本效益用招标的方式选择批评文章,只收购符合市场需要的艺术品,只与符合市场需要的艺术家签约,这都是再正当不过的商业行为,但要加上一句,这只是一般的商业规律,更确切地说,只是寻求最快最高商业利益的短期商业行为的规律。而不是艺术这种特殊商品的商业规律,也不是艺术收藏这种长线投入的市场规律,更不是区域视觉文化建设的规律。

三、网上交易

今天的义乌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拥有市场经营面积260万平方米,经营商位5.8万余个,市场汇聚了43个行业40万种商品,构成了庞大的卖家群体,日贸易客流量超30万人次,构成了一个庞大的买家群体。国内外4000余家知名企业在此设立总经销、总代理,常驻采购外商有8000多家,美国、德国、韩国、日本等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公司已在义乌设立分支机构,作为展会的举办地,其区位优势是毋庸置疑的。本届展会的时间定在每年开春的义乌采购高峰期,且介于“华交会”和“广交会”之间,无论国外买家、国内买家及贸易观众都有时间安排亲临展会现场,又与每年春季“义交会”同时举办,使展会规模更大、采购商及专业观众更聚集,形成一种超大人流量的集群效应。

89大展之前的几年也是艺术批评与艺术刊物极为活跃的几年,不但产生了一大批批评家,而且产生了《中国美术报》、《美术思潮》、《画家》等艺术刊物,所谓“批评家时代”主要就是指这几年。89大展之后的策展人时代,实际上是批评家时代的转型,而89大展本身就是这个转型的标志,从此,展览由展览机构组织便逐渐让位于由批评家组织,批评家则从为艺术说话变为为艺术做事,也就是当策展人。所以,90年代的著名策展人基本上都是80年代末的著名批评家,他们推出的艺术家基本上都是89大展的参展者,今天艺术市场最火的作品,也是这批艺术家的作品。而当批评家转变为策展人的时候,批评的失语便开始了,其内在逻辑是:既然说的目的是做,就不如直接去做。但批评家们忘了,一旦做不需要说了,能说的和不能说的就都能去做了,这无异于发了全民入场卷,必然导致连策展人也会被省略的市场格局。这种大芬村化的艺术格局又必然导致拍卖价格决定论取代批评策划决定论,而拍卖价格的偶然性、投机性又增加作品价值的不确定性和收藏风险,使艺术品交易充满了炒家布下的陷阱,同时也使艺术品的文化价值彻底被市场价格所取代。

三、中国书法的审美趋向会进一步改变

首次独具“专业性”,根据以往的一些石材展来看,也就是材料和设备唱主角,象这种石制品工艺艺术品只是做个陪衬而已,根本就不会引人注意更不要说能有什么实际参展效果。因而从以往的展会经验总结,举办此次展会更具有“专业性”。

我相信,没有人愿意被简单归类为捧派或骂派,但同时也没人否认这两派的存在。我认为两派都有自己的默认规则。捧派要靠捧得准而不是捧得狠,骂派则靠骂得准而不是骂得狠。现在中国当代艺术批评,既存在“无边的吹捧”,也存在“无边的漫骂”,只是落实到具体文章,很难有一个客观公正的裁判,也无人有这个裁判权,因为批评者之间是对等言论主体。

拍卖市场如此,画廊和古玩店铺等场所情况又怎样呢?在经营国画、油画的专门画廊铺天盖地的今天,至今笔者还没有发现有专门做书法的画廊,书法在其中只是一个补充的角色;在古玩店铺里,虽然也有专门经营书法的,但大多数都以销售一些名家书法的赝品为主,销售行情自然难以与经营绘画店铺相媲美。与目前许多画廊包括很多海外机构引进国际先进的代理方式纷纷包装和代理中国画家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尽管也有一些公司和画廊来代理书家的作品销售,但大多是代理目前在市场已经较为红火的少数书家,更多有潜质的书家问津者少。

为弘扬中国石雕艺术文化、打造雕塑产业国际品牌、推动贸易成交、构建合作平台,2008 Yiwu China Craft Fair 将增设主题展,“ 2008首届中国义乌国际石雕、雕塑及假山、盆景展览会”(以下简称:2008首届石雕展),于2008年3月10日至12日在中国义乌举办,此次展会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批准,中国轻工工艺品进出口商会主办,上海今古展览服务有限公司和著展传媒机构联手承办的,是石雕、雕塑及假、盆景为主题的首届专业展会,因其专业性和权威性,受到了国内外众多石雕、雕塑艺品的生产商、采购商及爱好者的青睐,现招商工作正在火热进行中!

受到传统思想的影响,一些书家仍然把书法和市场挂其钩来觉得别扭,甚至其中不乏排斥市场的书家,当然这里与大多数书家把书法当作一种业余爱好有关。这种意识自然直接影响了书法市场的形成。还有些书家不擅与人打交道,与收藏者的互动太少,让藏家难以了解和认识其书作。

2008年3月10日—12日,中国浙江义乌小商品城会展中心自办展会以来第一个以石雕、雕塑、假山、盆景为主题的专业盛会——“2008首届国际石雕、雕像及假山、盆景展览会”,届时将有诸多亮点亮相于世人眼前!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于金沙澳门官网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传承文化创新发展,从失语到浮躁的中国当代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