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艺术究竟如何遗失了艺术精髓,不仅仅是介

徐坦,《匀速,变速,1》,1992年日用品、地方食品、电动(旋转)装置、娱乐和新闻的录像,15001200厘米

  采访完陶辉,离2016年到来仅剩下几个小时,我去补看了乌尔善执导的影片《寻龙诀》。满怀期待:时钟在零点敲响的时候我没听到任何声音,那是电影落幕影院亮起灯的时刻,我却在找寻它带给我的哪怕一丝严肃意义。哭也哭不出笑也笑不出 是陶辉心中严肃电影的标准,我在《寻龙诀》中获得的一勺鸡汤不知算不算:消除执念。我希望通过这部电影印证些什么,比如我对陶辉的判断,尚早。

妮可沃尔莫斯的作品《基础设施》(INFRASTRUKTUR),获2015年特纳奖提名。拍摄:凯斯亨特。

  在1993年,徐坦正式加入大尾象艺术小组。大尾象成员之间并不存在一个具体的艺术主张,只是基于赞同新的艺术形式而走在一起。某种意义上,组成大尾象,除了成员间相似的立场外,还包含了聚拢有限资源的作用。

艺术家陶辉

  我们认为艺术家应该拥有远大的梦想。事实上,在这个世俗气息日益浓厚的社会中,我们依靠艺术家,依靠这些富有创造力的人们,提供一种超验之感。

  在这个阶段里,有时候立场比具体的艺术主张更为重要。选择做什么样的艺术先于怎么做。广州这个当时的经济重镇,经济发展在个人身上以具体的生活内容反映出来:富人开始在眼前出现,人们开始吃宵夜、去酒吧喝酒。晚上回家看翡翠台(香港电视台)剧集等。个人对世界的接触是在每天具体接触中逐渐建立的,而不是事先被赋予了一种方式进而产生理解。

  源于电视梦

  在我们的认知中,艺术家应该是根植于浪漫主义的英雄形象。无论是米开朗基罗,或是梵高,或是马克罗斯科谈到这三位著名艺术家时我们所设想艺术家形象是朦朦胧胧的,希望他们可以创作更广阔的艺术作品,在这个过程中带给我们一种积极向上的共鸣。(这种想法在艺术中真实存在。例如,鲍勃迪伦,可能只是一个小众艺术家,但没人会希望他有着会计师的头脑。)

  在面对大量涌入的信息时,徐坦形容自己有一种眩晕感。可以想象的是,这种眩晕来自于对周围试图重新进行把握时产生的乏力感。要试图建立理解的话,就需要各种辅助工具。如何重新建立一个令人信服的理解结构,即使在今天共识仍不多。

  昏暗的展厅中,一根手指在透明盒子中燃烧,人们不敢去探究只想逃离,却又被好奇心驱使走近观看;展厅另一边是必须切掉第六根手指的家人吵架、唯美的拼接屏、时空分离的一些对话。非典型的影像创作,这是我对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个展中陶辉的初印象。后来知道他竟然是学油画出身。

  只有上帝才知道,今年特纳奖提名的这些文化名人们,会利用什么方式创作出怎样不温不火的艺术品。纳奖颁奖典礼设于下周一。值得一提的是,英国艺术展目前正在英国利兹市进行,这是对英国当代艺术五年一次的检阅活动。

徐坦,《新秩序》,1994年,幻灯投影、军用摩托车、塑料模特、建筑模板、生活垃圾、床垫、充气小船,尺寸可变

  川美的油画系是最好的,你的分数那么高,不读太可惜了,学油画一样可以学到你想学到的东西,考大学前陶辉的学姐说了这样一句话。而这显然不是陶辉梦寐以求的,电视制作才是。大学期间陶辉渐渐积累了很多拍摄素材,最初只是乱拍,像是随笔,也从未去剪辑,直到大三他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创作。

毕加索的的作品《阿维农少女》。拍摄:阿拉米。

  在1994年的作品《新秩序》里,徐坦用幻灯片在作品里罗列了30个句子和20多张相关图片。里面轮流展示如果耶稣基督出生在胡志明市,刘德华,殖民地的文化英雄这样的短语。这些句子既是问题,也混合着徐坦试图理解周围变化时作出的各种论断。但这些判断并不是严实的结论,它们恶作剧式地拼接着各种互不相干的词汇,包含着各种灵光乍现的想法。虽然这里面不排除宏大叙事的嫌疑,但不同于同时期其他艺术家那些关心社会的作品,徐坦工作里对世界的关注,显得更为细节和具体。也显示出他直接面对日常事务的倾向。我们还不能以经典意义上的概念艺术去理解他的工作,因为他在作品里更多是试图表达自己对世界的看法,特别是表达如何理解在身边发生的各种变化。

  现在陶辉放下了随手拍摄的习惯,转而训练定静观察的能力。只有集中创作时他才会拿起机器,在平日他会将观察到的记在头脑中,而非依托任何介质记录下来,素材库中的创作元素在最终被拣选时或许与你当初发现它时有很大差别,这是沉淀素材、令视角变得中性的途径。

  虽然此次提名的艺术品中,不少作品并不出彩,甚至可以说是很无趣,但并非全部如此。然而直到最近,特纳奖引发了人们对于艺术创作的一些争议,这些争议似乎直指艺术本质。其中有这样一种论调,认为这些艺术品并没有或深或浅的打动大众,这些艺术品中缺乏远大的理想和冒险的精神,而这才是艺术的本质。

  这意味着他的作品并非完全站在艺术自身的角度去提出一些美学尝试,而是通过作品形式让艺术家以一个观察者的角度进入生活作品是徐坦介入生活的一种媒介,它自身并没有成为目标。需要说明的是,这种参与的愿望与后来出现的关系美学、社会介入类型的艺术不同:它是由一种把文化看作一个整体的认知方式带出来的。

  拍摄技术层面的问题,只要你愿意,在这个时代都不成为问题。陶辉的拍摄剪辑技术大多来自自学,网络上的教程、在学校影视编导系选修相关课程,边学边用,实战中提升自己。后来,陶辉转入工业影视流程化的手法进行创作,从此他被冠以陶导的称谓,对这一称呼陶辉苦言自己只是片场场工。带剧组每个人分工明确,这与艺术家独立创作完全是两种工作方式,现场需要多少瓦的灯打出怎样的光、用哪种镜头、人物服装与布景的效果等等都需要精心布局,当这一切遇到一个处女座艺术家,好吧,陶辉脾气很好,好在他能忍受眼前的种种不习惯训练自己去统筹、调动整个剧组。其实,做一个专业、职业的导演是陶辉的梦想,他只是不希望被职业化的限定所束缚。

  从表面而言,今年的特纳奖提名所涉及的艺术种类更为多样。此次获得特纳奖提名的包括:珍妮丝坎贝尔(JaniceKerbel)的和声作品,其作品以创作性的方式叙述了一只狗的悲惨遭遇;邦妮坎普林(BonnieCamplin)的作品,表现出对费解现象的探索之心;妮可沃尔莫斯(NicoleWermers)的作品则类似于雕刻,几把现代款式的椅子,其上放置着裘皮大衣。组合是一个由数位年轻建筑师和设计师组成艺术小组,因其在利物浦创作的城市房屋再生作品而获得特纳奖提名。尽管此次获得提名的作品多样性显而易见(暂不提组合的作品),但是这些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点:毫不在意艺术圈之外大众观赏者的想法。

  所以我觉得孝这个词,孝顺,

《德黑兰的黄昏》截图 4 分 14 秒 01 单通道高清录像、彩色 2014

崔西艾敏(TraceyEmin)的作品《我的床》(MyBed)。拍摄:保罗格罗夫。

  表面上解释就是说,儿女要对老一辈人口,对父母,对长辈好,

  从拍续集到第二阶段

  这一共同点本身并不奇怪。在上个世纪很长时期内,艺术并不为传统观念所接受。毕加索等超现实派艺术家认为,只有将自己置身于主流社会之外,才能改变世人看待世界的方式;然而与前者不同的是,无论是即将在英国格拉斯哥市举办的特纳奖展出的艺术作品,还是正在进行的英国艺术展中展出的艺术作品,都是在一个既定的艺术网格之内,其受众是一些类似的艺术评委或展策人。艺术家们根本无需顾忌大众观赏者的想法。

  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表面的说法,真正的意思呢,孝的真正的意思是我们要延续自己的血脉,

  《小青记得要忘记》、《蒙古症》是陶辉在大学时期的两个作品,分别是对《新白娘子传奇》和《还珠格格》两部古装经典剧做的延续性创作。为古装剧加入现象、经验与想象,续写一个陶辉希望看到的结局,这可称为他创作的第一个阶段。在陶辉看来,该阶段对于素材的处理稍显跳跃,剧情起转承合的节奏感不强,我的记忆点中每处都是波澜,没有平淡。有些电视剧不用看完就可以知道结局,陶辉的作品没有明确的好与坏收尾,仅是告一段落,就像命运没有相对正确,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是节点。

  我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怀念这些所谓的英国新生代艺术家(YBAs),他们活跃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到本世纪初,其中包括达米恩赫斯特(DamienHirst)、翠西艾敏(TraceyEmin)和查普曼兄弟(ChapmanBrothers)等等。这些艺术家极富传奇色彩,个性中带着幼稚和愚钝,但却从不缺乏远大的理想。他们不同于毕加索和那些超现实派艺术家,甚至带有一点卡通色彩,但确实起到了娱乐大众的作用。时至今日,英国新生代艺术家已成历史。我们在等待后新生代艺术的路上走了很久,然而,当其到来之时才知道,后新生代艺术是如此乏味可陈。这一点,你可能根本没有意识到。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于金沙澳门官网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现代艺术究竟如何遗失了艺术精髓,不仅仅是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