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飞天到极乐世界,浅析汪建伟

 

汪建伟

  中国当代实力派中青年水彩画家巡回展将于2015年在陕西、山东、内蒙、重庆、广西、黑龙江等地巡回展出,参展画家包括: 王朝、王辉宇、长海、陈流、陈朝生、赵龙、吴国祥、杨毅柳、黄华兆(按姓氏排名)

  飞天,意为飞舞的天人。飞天是歌神乾闼婆和乐神紧那罗的化身,原是古印度神话中的歌舞神和娱乐神,他们是一对夫妻,后被佛教吸收为天龙八部众神之内。敦煌莫高窟492个洞窟中,几乎窟窟画有飞天。飞天是印度佛教天人和中国道教羽人、西域飞天和中原飞天长期交流、融合为一的成果。西方的神话和宗教传说也有天使等相似的人物和使命。

  汪建伟17岁时就画得一手好画,在家乡四川为当地的军队绘制地图。1975年,文化大革命临近尾声,毛泽东逝世的前一年。在那个动荡的年代,任何偏离社会现实主义正统管制的艺术书籍都会受到审查,其中绝大多数都被红卫兵没收充公或销毁。明令禁书也包含西方现代史的相关书籍。2007年,艺术家回忆道:就在那时候,我第一次看到一张印有毕加索作品的图片。1但他是怎么看到的呢?

  参展的九位中青年画家代表各种不同流派、理念、题材和表现形式;他们的作品具有创意和独特性;在作品和教学方面都具有重大影响力;他们对水彩画的研究孜孜不倦、忠贞不渝,经常深入生活,刻苦创作,为中国水彩画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他们的作品体现了中国水彩画的风采。

 

  在军营的图书馆,有很多关于西方艺术史的旧书,很多年无人过问。因为是在军营,所以没人会想到可以在那里发现这样的书,即便发现了,也没人敢动。

  黄华兆

  富士增先生在创作中又融入了西方乐器和其他人种民族造型,将飞天的概念扩大到全人类。真正的哲理和宗教是跨越种族和国界的。21世纪更是人文交流互动的大时代。他希望自己的画作充分体现包容和互惠的文化交融。

  笔者权作一回事后诸葛亮,反观艺术家四十年来的创作实践,对于这个始终热爱阅读并从阅读中收获启发的人,如果阅读从未被禁止,那或许阅读也就永远不会被认为是一桩紧迫的、非做不可的事。通过追溯这段回忆,我们发现了汪建伟如今的创作题旨的前身。

  壮族,1977年7月生于广西防城港市,广西艺术学院研究生班毕业,一级美术师,中国致公党党员。现工作于广西群众艺术馆,系《中国水彩》杂志编辑,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漓江画派常务理事,广西水彩画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广西美协水彩艺委会副秘书长,广西青年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北京大学中乐学社艺术顾问,日本新泻国际艺术学院客座教授。

  极乐世界是佛教指一块可以摆脱人间一切烦恼的净土。极乐在梵语中为安养、安乐、清泰之意。世界者,世指时间,界指空间。时空交融,故称世界。打坐冥想是体验平和安详境界的门户,而茶有助我们进入这一美好的状态。

  此类题旨之一,即不论当代社会中的主流价值观多么看似来自共识,艺术家仍会暗示这实则彻底的谬误。即便在当今中国毕加索的画被公开出版不足为奇,但四十年前,情况却恰恰相反,且当时的大多数人都对替代性现实视而不见。

  

  画家在极乐世界系列画作中将飞天和禅茶放在同一时空以增强禅茶的静逸与音乐的优雅;色彩的绚丽与舞姿的生动,展示了他梦想中的极乐世界。

汪建伟,《人质》,HD彩色有声视频,32分钟,2008

  2014年入选第十二届全国美展油画展

  富士增:法籍华人艺术家,在法国生活30余年,深谙中法文化,在画作中展现出中西合璧的高超技法。致力于将中国文化带入法国,也将地中海文化介绍到中国。

  汪建伟的作品揭示出,即便西方画作能被公开出版,但这种视而不见的盲然,仍通过不同的形式折磨着当代社会。盲然狭带着错误的价值观,若不受制约,则仍旧是广泛且谬误的存在。此类存在,包括来自西方的狂躁消费主义所带来的全球化危害,并随着社会的盲从因袭而加剧;对他人的信任缺乏日益升温,并由此错误地将自私与社会脱离合理化;无知地遁入电子娱乐的麻醉与膨胀的暴力中;诸如此类的羞辱决不仅限于中国,而其偏执拒绝一切理智与历史。

  2014年入选泰国国际水彩邀请展

  富士增通过多年在法国的生活经历,画面以西方的语言讲述着东方的故事。在这个浪漫主义盛行的国度,培育了不少优秀的东西方艺术家,如赵无极、朱德群等。富士增是继他们之后的优秀艺术家之一,他用一生的时间,游走在法国的浪漫主义和中国的传统儒学的世界里,色彩的绚丽代表的是多姿多彩的生活,浑动渲染的笔触更是他永不磨灭的东方印记。

  题旨之二来自艺术家的回忆,这段在军营图书馆的经历与盲目无关、却同认知有关:由相互交叉的多重时空现实所带来的启示之基调。艺术家亲身经历的军营实则自成一体:即便权力掌控者并非有意为之,军营却讽刺地成为了一座相对有序的绿洲,一片相对不受管控的学习园地。纵然是在和平年代,军营仍作为一个平行社会而存在,自有其层级制度、价值观、规矩、行为准则、法律体系、衣着规范、治安监督,通常甚至还有独立的发电站。不过,就此例而言,文化大革命的荒谬恰确保了两者之间的极端差异:军营中的有序、高效与整体社会的混乱、暴力,在持续而残忍的讨伐狂欢中,后者的传统层级结构被彻底颠覆。

  2014获中法建交50周年--巴黎东西方国际艺术大展金奖

  Waterfall悦源会所收藏的富士增的画作《碧水风荷》

  在艺术家本人的回忆之外,这本一度被禁又解禁的书,时隐时现,在不同的时空现实中,不论在中国之外,或只在军营之内,均处于不同的状态。这本书所激发的不仅是一层表达的时空现实,由于它展示了国外的艺术作品图片而进入了一层对表达的表达的时空现实;与此同时,这本书既移除了西方的时空现实,也移除了中国迄今为止的历史现实。后者并非来自西方对自身图景的假设,而是透过一面不同的棱镜所观看到的中国的历史现实。

  2014年作品由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印制成国家领导人专用明信片

  Waterfall悦源近期将举办富士增先生的个人画展,届时会邀请会员朋友观赏名家画作,走进他的画作,走进他,走进这个与禅、茶相关的故事。

  这些相互交叉的多重时空现实意味着一个由不同时间构成、并在此间所形成的张力里持续运作的系统,正处于动态的进程之中。军旅生活的严苛作息表让阅读的自由时间成为反常,而军营门外的世界,猛烈的社会变革加速了时间;在阅读中被揭开的对纪录下的历史时间的一瞥,毕加索的作品所携带的对动态时间的影射(立体派绘画呈现的是同一时间中多个视角的画面),一同构成了这一动态的时间进程。而其核心,则是对此书的感受时间:一名青年艺术家、军人和读者,成为了此后他自身作品观者的前兆。

  2014年入选可见之诗中国油画风景作品展

上一页 12 下一页

  2014年入选中国水彩名家画云南美术作品展

  2013年入选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

  2013年绘画的品格----中国油画展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于金沙澳门官网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从飞天到极乐世界,浅析汪建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