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山水,摄影心路

  在对樊洲的深入采访中,我们的关照主要集中于长久以来的创作状态和作品理念。不同于学院派程序化的创作过程(写生-草图-小稿-过稿-制作),他的艺术追求传统美学的气韵生动。经过和终南山二十余年朝夕相伴,传移模写,加上四十年的人生积累和专业素养,他完全掌握了此山此水此情此境的特质,可以随意选取一个元素或若干个元素顺序排列,或者是一个元素不断重复,或是几个元素任意组合,笔墨依然强调传统的书写性,墨色仍追求五彩之分,线法交织带有典型的终南山特质,意境仍然是中国古典美学追求。樊洲不满足于传统的对景写生,或是进深一步的主观创作,而是紧扣山水特质,笔墨精神,千变万化,兴致盎然。

  中国艺术研究院外国专家油画工作室研究生班 现居上海

  对文化深层次上的解读增加了对拍摄主题的责任感。

  2009年底开始,曲线交织画法,更加自由,完善。代表作《山脉 血脉 文脉》(3米x7米),三年完成。《高山流水》(2.2米x5.2米),一整天,按常态没吃午饭,傍晚完成。

  材质:纸本水墨/ Paper ink

  经济快速增长,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相机,我们孩童时代有点神秘感的奢侈品,如今走进了寻常百姓家。电子技术,数码影像的飞跃,使摄影技术的门槛一低再低;而摄影网站的出现,博客的流行,更使数码影友的作品有了一个展示与分享的平台。通过这些,我们能欣赏到更多图片,大大丰富了我们的文化生活。正是在这种影响下,1998年,我加入摄影发烧友的行列。

  后记

  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油画专业毕业

  初学摄影,我追求光影、构图及色彩的完美性。天不亮就会在著名的景点等候旭日东升,彩霞满天。我也拍出过很唯美的作品,这些作品为我在赛事中带来荣耀,在当地赢得小名气,但不久我就发现,同样的景,许多的影友都会有这么一张,摄影变成了机械式重复,唯美的表象下缺少摄影者的个性思考。于是,我把镜头转向与人相关的事物,即人文摄影。一开始,我的拍摄题材非常的广泛,风情、民俗、节庆随时间的推移,我发现泛泛而拍,不如深度集中拍摄,这几年我在专心拍摄中国古建筑和中国传统文化专题。

  笔者是基督徒,当想到摩西面见耶和华之后面皮发光(圣经出埃及记34:29-35),深知被神(圣灵)充满的人在面貌和气质上发生的改变。樊洲的气质面貌和生活追求中也充满了一种饱满、积极、大气、厚重,这样的状态理应产生对应的作品。一如著名画家陈丹青在看到民国人物面相俊美时产生的对其文化、艺术和思想格局的判断。樊洲也说当静思默对黄宾虹、林风眠的晚年相貌时,从他们那脱尽了霸气的脸上读到的自尊、伟岸、笃诚、专致、真率、超逸以及忘我精神,这是大师必备曲高和寡的精神。

  《当代呈现》上海五角场800艺术区开幕展,敦凰艺术中心

  我的摄影题材很多都离不开人文的关怀,前几年一直都在拍摄社戏的专题,近几年更多地拍摄中国传统文化,例如,传统酿酒,古老的皮影戏,秦腔,太极功夫等等。中国许多源文化正在文明的进程中消溶。以《社戏》为例,我们今天只能在一些角落去找寻它们了,一种使命感驱使我去拍下它们。所拍摄图片能引起人们的关注固然很好,但我最大的愿望还是想我们后代能看到这些影像,让他们知道,在中国文化的长河中,曾有一颗颗灿烂文化明珠,闪耀千年。如能如此,欣慰了。

  当年参与组建西安画院,樊洲给学生教授中国花鸟画史,工笔、小写意花鸟,并完成了一部教材。1985年,园林式陕西宾馆新建了总统楼,选用其六尺花鸟四条屏《春色满园》。此后还为省政府的止园饭店创作《宴乐图》(1993),为市常委会议室创作《冲风斗雪见精神》,为长庆油田礼堂创作《看山还看祖国山》,为宁夏虹桥大酒店创作《秦岭拮胜》等巨作。2010年,国家大剧院举办中国古琴艺术展,樊洲特意创作了巨幅作品《高山流水》(220x 520cm)。2014年4月,《山脉.文脉樊洲山水画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展出代表作30余幅,其中巨幅作品9幅,最长者《龙蛇舞金山》(12米),9.5米的《上善若水》还在现场被制作成装置艺术,其人、其画、其精神初见端倪。截止日前举办的大小个展数十场,重要的博物馆和国际藏家纷纷收藏,媒体采访和画册出版不计其数。

  《上海抽象艺术十人展》,上海艺博会

  和大多数影友一样,我从拍风光起步,2个月后竟在地区性的比赛中得了三等奖。那时感觉自己已走进摄影的艺术大门,马上给自己配了更好的器材,到全国各地拍片、打比赛。转眼6年过去了,时间却让我越来越感觉自己对摄影的理解很肤浅,从摄影技术到摄影艺术,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樊洲今年已过花甲,身体和精神非常强健,按照数千年来中国艺术家的人生轨迹,其人生积累阶段已告一段落,理应迎来能量爆发。农历癸巳年腊月廿五(1954年1月29日,网络资料多显示为1953年)他降生在古城西安,抓周时选择了一只毛笔和一册旧书,预示了他的人生轨迹。四岁时随喜欢收藏古董、可以双手书法的祖父临摹碑帖,家中的古旧碑帖《汉戚伯春碑》、《石门铭》、《乙瑛碑》、《麻姑仙坛记》、《翁同和手扎》、《钱南园手书正气歌》成了他一生的滋养。建国初期连环画家喻户晓,樊洲从中学会了临摹图画,折叠动物。八岁起上小学,最喜语文、美术、音乐、体育及手工课,毛笔字成为同学的范本,担任学校合唱团领唱,航模飞得最高最久,黑板报总是得到师长表扬这个小能人生来就有对书画作品过目不忘的本事,且以积极乐观、多方杰出的姿态进入青年。

  2007年 《第十一届全军美展》,中国美术馆

  最后,谈一下我的摄影心得。从事摄影十多年来,最大收获还是个人修为的提高。初涉摄影时的狂热、浮燥已慢慢平静下来,特别是拍专题后我阅读了大量的书籍,许多已超越了摄影的范畴。知识的累积,视野变得开阔,不会再以猎奇的心态去拍摄。

  有记载说终南山最早的隐居者是春秋鬼谷子,曾云游至此采药修行。他是纵横家鼻祖,兵家领袖,苏秦、张仪,孙膑、庞涓之师,通天彻地,兼通卦学、兵学、游学、出世学,是中国历史上最集大成者之一。文献记载中《左传》的九州之险,《史记》的天下之阻,秦穆公的乘龙快婿,杨贵妃的荔子路。尹喜当初创立楼观,秦始皇在其南筑老子庙,汉武帝在其北建老子祠,唐宗室认老子(李耳)为圣祖。另有白居易的《长恨歌》,李白的《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岑参的《终南山双峰草堂作》,韩愈的云横秦岭家何在,及至各家笔下的天下名山。在艺术方面:楼观台有唐欧阳询的《大唐宗圣观记碑》,宋苏轼的《游楼观台题字》,米芾的《第一山》,元赵孟頫的上善池,高文举的两通《道德经》。更有震惊中外文化界,叙述最早传入中国的基督教在唐朝150余年历史的《大秦景教中国流行碑》(国宝级文物,高 279厘米,宽99厘米,唐建中二年景净撰,吕秀岩书并题额。明朝天启三年出土,几度险些被外国人买走,1907年入藏西安碑林)所指的大秦寺(建于唐永徽元年,650年,在楼观台西三华里)。另有北宋大儒、关学领袖张载隐居之地亦属终南,著名的横渠四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成了历代文人的人生使命。

  《第六届上海美术大展》 获白玉兰美术奖三等奖,上海美术馆

  2002年起,重新回到水墨。追求潇洒,实验性。

  个展

  在此文中,笔者没有采用韵律山水的缔造者,曲线交织画法的开创者的说法,生怕对非艺术类读者而言,以为先生是标新立异型画家。而是借用西方古典哲学集大成者康德(Immanuel Kant,1724-1804)最核心的概念之一自在之物Thing in itself/themselves:一方面是基于樊先生在探究山水画本质方面的成就;另一方面考虑到其作品在向西方人(包括在文化和知识结构上已经西化的东方人)传播时较易理解的文化转译;更重要的是自在这个奇妙的词汇,在西方哲学传统中表达了最为本质、不言自明的特点,而在中国古典美学中则有自由自在,道在其中的精神。

  《世纪追梦-百年时代图典展》,中华艺术宫

  作为国画家的樊洲当然非常熟悉中国山水画的笔墨和精神。年近不惑(1992年)作为画院画家参加市委抽调的下乡,因此结下隐居之缘。那年春节刚过,送他进山的汽车驶入太乙峪时,冬麓的苍厚之气扑面而来,他清醒的意识到自己的艺术创作要进入一个新的领域。冬季终南,冰封雪映,樊洲近思遐想,意念穿越,心灵与历代大师对话,畅游创作心得。从那开始的六年内,徒步山中传移模写,秦岭72峪,他画了近50个,积累了大量素材,创作了数十幅作品。到了2002年,翠华山景区天池湖畔的终南山艺术创作基地暨樊洲中国画馆落成,面积1800㎡,2厅16室,30余米宽的落地窗使展厅内外通透一体,另有众多书籍资料、音乐雅集系统,西安交大、西安美院、陕西教育学院、西安中国画院、陕西国画院都将画馆建立为教学写生基地。画馆除了集中展示樊洲的作品外,海内外艺术家、评论家和八方游客纷至沓来,开启了接待友人的隐居生活。

  

  樊洲经历了对近现代大师的深入系统研究后,作品达到了乱真的程度。带着外界的赞誉和自我感觉甚好的作品求见石鲁,不料画被掷还,还冷冰冰说了一句:这不是你的画!他原以为会听到大师的一些勉励和指点,谁想一盆凉水从头浇下,冷静下来反复咀嚼着这句辛辣的话,才意识到自己被前人技法淹没了,只会模仿,不会创新。石鲁(1919-1982)这位大师在文革中受尽磨难,身体状况极差。文革后住院治疗,樊洲常去拜望。曾表示想辞去工作随在身边以便服侍,先生坚决反对,且语重心长地说:我的病也不知道能否治好;你还年轻,来日方长,况且画画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是要长期坚持不懈努力的。病中的石鲁还不断认真讲评樊洲的画,曾一本正色的说:乱而不乱,是你自己的,还题赠了落笔无古人,兴酣欺造化十个字。

  尺寸:90*90cm

  晚七时 饭(隐居后常年不食午餐)。

  尺寸:120x90cm

  1984年,樊洲参与筹备组建西安中国画院,次年落成。1991年,西安画院与南京画院举办对展,西安站之后樊洲带队赴宁,主办方联络南京博物院内部观摩了龚贤、朱耷等佳作二十余幅,随后又到扬州博物馆、镇江博物馆参观,饱览大批南宗画家佳构,扬州八怪名作。1998年与2001年,樊洲两次赴美,造访十余城市的近百座博物馆、美术馆,观赏了世界各大艺术流派的优秀作品,开拓了欧洲经典绘画的视野和西方当代艺术的思维。

  群展

  辰八时 画室临帖,尽兴则止。或书或画,题材不拘,以当时兴趣而定。意兴稍懈即停。泡茶啜饮,或绿茶,或红茶,或普洱,以当时兴致而选。如有访客,若闲谈即婉词逐客;遇真知灼见者,不论官、农、工、商、学、兵,饭时即请便餐小酌。无客时正常作画。

  编号:20140504

  樊洲13岁习画,求学18年,立业8载,遍学诸家。年近不惑开始隐居,前半段(12年)探索尝试,后半段(10年)推陈出新,终在最后两年寻得法门,成就自在境界。笔者想到了毛虫的生命真实和破茧成蝶后的绚烂飞翔,也想到《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向张三丰学太极剑:一遍下来忘了小半,再遍下来记得三招,第三遍就忘得干干净净,于是深谙此法。加上太极拳,九阳神功,乾坤大挪移,圣火令,七伤拳,龙爪手终成绝世高手。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学校停课、生产停摆,他因为家教的特质和喜爱书画的特点远离了喧闹,开始自修中国画,学习二胡演奏。1968年拜长安画派名家李西岩为师,开始学习工笔青绿山水和工笔人物。两年后老师将珍藏的清代名家任伯年作品让他临摹,对其作品大为惊叹:真没想到你画花鸟手气这样好!跟我来,我带你去见叶老。

  

  九时半 寐。

  《中日韩》世博主办城市美术作品交流展,上海美术馆

  樊洲自1966年拜师以来,先后专攻工笔青绿山水,大小写意花鸟,康氏花鸟为主的深入写生,石鲁山水启发的开创自我。从那个特殊的年代及至后来的职业画家生涯,足迹遍及大江南北,且数登东西岳,几上峨眉山,名山大川都有他写生的记忆。1984年《尊者华岳图》落款:余一九七八年首次登临华山,后每岁必登华岳,领略其雄奇壮阔之势,以养吾浩然之气。同时他还阅读了大量的中外名著,研读历代文艺理论,对释道典籍尤为用心,为其艺术创作奠定了宽厚的文化营养。对其早期作品风格不一而言,隐居终南后大致为如下几个阶段,且步步为营,成就斐然:

  《丁设2002-2006画室报告展》,上海金茂大厦裙楼3F-5F

  樊洲曾评价宾虹老人真是用毕生精神接通了山水之魂,进入了自由王国的佳境。他的作品已全然脱去了枢机,一切章法、全部学识修养完全融化在一片混沌苍茫、渊深浑穆、雅逸超妙、意趣无穷的天机之中。反观樊氏作品,更加清新纯粹,不需要深厚的文化积淀去理解。论到红极一时的泼彩山水,他说调好颜料后的泼洒属于机械行为,虽然变化独特,但其中并无笔法之美,亦无层次和个体生命体验的融入。一味追求宏大的大山水则仅仅是水墨(甚至彩墨)放大,多需要借助西画和影像学的光影,在经典山水画理论和实践中并无继承,亦无突破。至于带有观念艺术的中国绘画材质探索和技法尝试,樊氏亦认为和传统美学无关,并且走到了一种越来越极端的境遇。还有以东方美学精神引领的西画媒材创作,则是另外一种美学取向和艺术实践凡此种种,在笔者的深度访谈中逐一提名比较(在此匿名),樊先生则生动精准剖析,谦卑坦诚。他不从其类,亦不妄自菲薄,在深入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创下了属于他自己,属于当代美学,能够展现中国美学特质,且易于和不同文化生动交流的艺术形态。

  这些抽象画的本意自然不止于方格子图案。它们有着可以无限深入的内涵,每一个小格子内部的世界无穷无尽,在这样的方阵中,生出比如网、笼子、时空感、压迫感、视觉剌激等意念, 它对观者透出的信息引诱观者对自身进行整理。它是一面镜子,映出的永远是正在观看它的这个人,因而它是动态的,流变的,无限生成的。

  文化的隐居樊洲其人

  《画忆江南长三角油画名家作品邀请展》,刘海粟美术馆、江苏美术馆、安徽省博物馆

  1980年,樊洲在华山写生,经恩师推荐结缘玉溪道人闵智亭(后任中国道教协会会长),十余年后又在华山重逢,两段重要的人生阶段均得到道长点拨。隐居之初,常去南五台大茅蓬住寺,和主持宝珠,寺务宝胜交流佛法。大作家贾平凹,孙皓晖(著有500余万字《大秦帝国》)常来画馆作客。台湾美术界江明贤教授(台师大美术系主任)带领的代表团,立志革新的国画大家刘国松,渡海三家的黄君壁先生之女(深圳画院董小明院长陪同),内地著名画家杨晓阳等也常来画馆深入交流。2002、2006、2010及2011年,画馆承办了全国美术批评模式研讨会、图像时代艺术批评研讨会、当代艺术批评家终南雅集等活动,每届均有数十位批评家畅所欲言。凡此种种,都使樊洲保持着高质量的交流和探讨,自己的作品也不断得到文化、艺术界高人的反馈。

  《新抽象的表述》艺术展上海银石艺术空间

  樊洲开始隐居时,常用斋号松风堂,有段文字记录其缘起:壬申春夏之季,余深入翠华山中近半载,朝夕与崇山峻岭,茂林奇石为伴。居室门前屋后两株千岁古松,高耸云端,奇肆苍浑,山风吹过,飒飒作声,余于松风明月之下读书作画,常有松涛为伴,因有斋名曰松风堂。期间有《终南山居》《终南夜色》《秦岭秋浓》《秦岭拮胜》等巨幅创作。一幅八尺整开的横幅作品《爱终南》题款:爱终南,秦岭精华终南山,石壁嶙峋藏高士,平台深处有道观。云烟常供养,典籍信手翻,来客偶作狮子吼,神仙亦学庄周眠,面对群峰独望我,其中真趣智者自可诠。这种自可诠就是笔者在文章引言中强调的写作缘起。

  在丁设的绘画作品中我们能够感受到一种奇妙、一种宁静、一种激荡、一种运动、一种震慑人心的力量。他组合着看似无序的点线,以全新的视觉语言重构了一个崭新的视觉境界。简单的点线营造出辽阔的空间,画面表现出的无限性,令人寻味,隐含着类似中国禅学的宇宙观。

  自在山水樊洲之美学

  2002年 《第十届全军美展》,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

  卯七时 饱餐。看菜吃饭,丰简随意。

  编号:20140601

  引子

  编号:2011-8

  王国维《人间词话》:有造境,有写境,此理想与写实二派之所由分。然二者颇难分别,因大诗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所写之境必邻于理想故也。中国文人强调实践、静观和感悟,追求知行合一、情景合一,以至天人合一之境,这就是樊洲隐居终南的真实目的。把生活和艺术融为一体,把隐居变成艺术,又把艺术融入隐居生活。

  编号:20130615

  1996-2002年,彩墨阶段,传统山水偶尔为之。常用长峰蘸多种颜色一挥而就,亦用金属颜色进行线条或局部的填充。

  《中国小幅油画大展》,中国美术馆

  樊洲已经隐居22年,终南山成了忘年好友,沟沟壑壑,阴晴雨雪,春夏秋冬,喜怒哀乐,秦岭的万千变化,他都能深有感触,自由描绘。并且所有的图像记忆,文化积淀,人生感悟和精神美学都能自在流露,幻化成一幅幅作品。他的心中有一个画面,1995年春去竹峪,进山三十里后十分险绝,从小小的石缝穿过,豁然开朗,一个仅有六户人家的小村庄出现在眼前,周围桃花盛开,俨然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几天后,樊洲画室出现了一幅题为《桃源幽栖》的八尺整纸大画,落款:乐真如,好徐舒,秦岭深处有茅屋,鸟语花香惹人醉,田禾绕家年年熟,沟壑溪涧藏幽趣,青黛如屏任卷舒。后来竹峪村没了,桃花源对樊洲而言,成了一种历史,一种景象,一种文化和责任,他用割舍不下的自在笔墨,创造出能够代表大国气魄艺术图式和美学精神。

  2009年 《第十一届全国美展油画展》,湖北美术馆

  2005年起,放弃材料探索,专注佛学、道家思想表达。代表作《一阴一阳谓之道》(3米x5米,构图参见2006年的同名作品)。

  《北京798双年展特展》,北京木真了艺术馆

  樊洲善音律。当年昆剧大师俞振飞到康先生家宴,探讨昆曲与中国画的内在关系,使学生樊洲获益匪浅。在画院初期,樊洲对民间艺术与中国戏剧发生了兴趣,开始收集民间艺术品,也不放过看戏的机会,逢年过节少不了下乡采风,画了数十幅民俗题材的作品。曾主持修复、断代中国艺术研究院、浙江及四川博物馆珍藏重器的琴学大师李明忠(撰有《中国琴学》)、上海音乐学院古琴家林友仁教授、台湾琴家李孔元先生、广陵派传人陶艺、梅曰强弟子徐永、古琴教育家张子盛等名家也曾来操缦雅集,探讨琴艺。正如日课中所记,每晚操琴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于金沙澳门官网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自在山水,摄影心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