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戏剧更关乎人类本身,这个先河开不得

儿童戏剧更关乎人类本身

时间:2015年08月31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乔燕冰

儿童戏剧更关乎人类本身

——访国际儿童青少年戏剧协会秘书长玛丽莎·希门尼斯·卡乔

  从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认为悲剧与喜剧(由诗人创作)都是模仿人性中的低劣部分而将诗人逐出理想国,到“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的弟子亚里士多德认定戏剧具有卡塔西斯(katharsis,一般译为“陶冶”)作用;从古罗马诗人、文艺理论家贺拉斯提出“寓教于乐”的观点,到18世纪德国哲学家康德划时代地抛出“审美无功利”命题,艺术的纯粹性与社会教育作用之间的矛盾甚至悖论所引发的争议便旷日持久,成为古今中外艺术家不断探讨的永恒命题。面对最能体现“寓教于乐”的儿童剧,今天的我们该如何平衡其中的艺术与教育?以第五届中国儿童戏剧节为契机,来自墨西哥的国际儿童青少年戏剧协会(ASSITEJ,简称“阿西特基”)秘书长玛丽莎·希门尼斯·卡乔给出了她的观点,并让我们了解到墨西哥儿童剧发展现状。

  “希望看到能够引发我们思考和反思的作品”

  记者:通过“阿西特基”您能了解到世界各国的儿童剧,那么在您看来国际上儿童剧创作是否存在普遍问题?

  卡乔:每个国家都不一样,具体问题因国而异,但有一个问题较为突出和类似,即儿童剧有教育意义,这是一件好事,但对于艺术来说又可能是件坏事。在儿童剧中,必须给孩子传达一种理念或者是精神,每部剧相当于给孩子上一堂课,但艺术本身是不提倡这样的。戏剧可以给人一种审美感受,可能同一个戏剧每个人看到后感受不一样,但审美的过程本身就会教会你很多。儿童剧作为教育工具来说是个好东西,但是作为艺术来说,这样并不合适。我还是希望戏剧能体现更多艺术性,从小培养孩子的审美理念。

  记者:如何更好地培养孩子的审美理念?您有什么建议?

  卡乔:培养孩子的审美理念并不容易。因为我们是大人,我们总是假定孩子的喜好,比如我们以为他们喜欢明亮的色彩、喜欢喧哗,但实际有时并不一定是这样。孩子们的爱好可能各不相同,他们会喜欢各种各样的东西,我们就是要教他们欣赏各种各样的事物。现在的孩子们更多接触的都是电视、电脑、手机之类的东西,而戏剧和这些截然不同,通常在剧场的是活生生的人,将人这部分纳入到整个戏剧是非常重要的。戏剧带给人的审美体验是其他娱乐形式无法比拟的,而这种不同必须是走进剧院,与戏剧互动才能体验到。戏剧是唯一一种能带给你适时的、生动感受的艺术形式。

  记者:为什么这么说?您期待孩子们在剧场中能获得什么?

  卡乔:我不知道中国的传统是怎样的,但是从西方整个戏剧发展来讲,从一开始就是为了体现人性的冲突,就如古希腊戏剧那样,当然这对于成人来说是很有益的,因为成人能理解人性的冲突,但是我希望儿童剧中也能体现人性。人生中有很多美好的东西,你很难用语言解释清楚,但是你可以用艺术把它表达出来,而把这样的表达运用到儿童剧中很重要。

  记者:人既是戏剧主体又是客体,的确是戏剧的核心。

  卡乔:整个戏剧创作表演过程中,全都是人,人这个环节非常重要,孩子们也要真正理解和明白是人来创作呈现的,观看和表演都是此时此地、实实在在一瞬间感受到的。真正优秀的戏剧也并非只有一种形式,只要各种技术好,在某种程度上都可以成为优秀的戏剧,但最重要的是保留戏剧的语言,不要把电视里、游乐园里的话带到戏剧里去,这点很重要。

  记者:对于中西方来说,“寓教于乐”的确都是个老话题,在你看来应如何平衡?

  卡乔:我认为一部真正优秀的儿童剧本身就是具有教育意义的,让儿童获得审美体验的同时,也是一个教育的过程。戏剧本身的内容高过一切。故事在讲什么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说戏剧故事本身可能就已经很有教育意义了,不用人为地添加一些带有说教意义的内容。比如你不要乱扔垃圾,你要做个好孩子等,要用故事本身来启发孩子。孩子自身心里是有积极、正面的感情的,戏剧就是要激发他们内心的这些感情。

  记者:当下儿童剧创作最需要注意的是什么?

  卡乔:在我看来,因为儿童和成人都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中,我们每天生活在同样的环境中,因此在为儿童写剧本的时候,我们不应该回避什么,也不应该向他们隐瞒什么。当他们跟我们提起诸如关于人类、人与人之间关系等问题的时候,我们应该如实对他们说,因为我觉得儿童戏剧更关乎人类本身,我们越接近于人类本身的主题去做儿童剧越好,当然这其中我们必须通过故事、音乐、舞台技术等手段把儿童剧做好。虽然很多人会喜欢大制作、大演出等娱乐化很强的东西,但我们更希望看到的是能够引发我们思考和反思的作品。

这个先河开不得——也说所谓“举报舞台剧”

时间:2015年08月21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陆尚

  在红色舞台背景前,十多名女子身着红衣白裙,头裹白布条,举手望天,表情悲痛;而在舞台营造出的“飞雪”氛围中,“一头象征着司法公正的神兽獬豸被猎杀在地……”近日,以演艺为主业的宋城集团“利用自身特长”专门排演了一台“舞台剧”来进行实名举报,引来众多关注目光。

  事件发生后各路媒体纷纷跟进,事件双方你来我往借助媒体平台陈述着自己的“冤情”和申辩着自己的“委屈”。其实,孰对孰错,其中的是非曲直,自有相关部门依据法律去判别和断定,然而纵观整个过程,本是一宗再平常不过的事件,何以在极短时间内引起如此广泛之关注,恐怕一个重要的因素还在于那场颇为吸引眼球的“举报舞台剧”。

  专门排演一部“举报舞台剧”,这在我国实名举报历史上实属罕见。应该说,此次宋城集团“首创”的这场“舞台剧”,十余名年轻“窦娥”齐声喊冤,颜值高、演技佳、话题足,实在是颠覆了传统的举报模式,也着实收获了众多目光。这也让笔者联想到发生了很多起的以“行为艺术”喊冤事件,窃以为“举报舞台剧”与其并无二致,都是为了扩大举报行为的影响力,引发民众的关注,难免有吸引舆论天平向自己一方倾斜,以舆论影响司法、欲行“未审先判”之嫌。

  诚然,中国历来有以艺术形式来表现清廉官员机敏断案、百姓冤情得以昭雪的传统,如著名的元杂剧《窦娥冤》和昆曲《十五贯》等一系列舞台作品。此外,还有《包公案》《施公案》《彭公案》等一系列公案小说。这些文艺作品扣合民众希望吏治清明的心理,而广受人们喜爱。每每观戏,看到恶人受到应有处罚时,观者无不是拍手称快。

  但宋城集团行举报之实的舞台剧显然与古往今来的公案和廉政题材舞台作品不能相提并论。宋城集团只是借戏剧之形式,而要实现于法律而言要求十分严谨的举报行为。举报是公民的一项权利,受宪法保护,也正因此,举报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然而,用类似演戏的形式来进行处理和对待无非增加人们茶余饭后之谈资而已,成为一个娱乐化色彩十足的事件,严重消解了法律的严肃性和权威性,让举报行为本身走了味儿。

  首先,从法律上来说,暂且不论此次事件个中原委究竟为何,但在我们这样一个民主法治的社会,如若诚如宋城集团相关负责人所言“是因为我们掌握了司法不公的证据,想为这件事讨回一个公道”,宋城集团大可以按照司法和举报程序去行使合法权利;其次,举报注重的是事实依据,艺术讲求的是感性逻辑,其难免带有虚拟性、夸张性、讲求张力,把这两者纠结在一起,借助所谓艺术的壳来戏剧化地反映未经法律确认的事,显然是不合适的。

  总而言之,对于像实名举报这样的严肃之举还是要踏踏实实按照法律规定去进行,而不能一味追求在形式上求新求奇,否则难免给人以广告宣传和炒作的戏谑之感,一不留神过了度还有可能会触犯相关法律法规。

喜剧不止“一笑而过”——从当下“喜剧热”说开去

时间:2015年08月19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王成功

  最近一段时间,“喜剧”可谓风生水起。首先是影视喜剧,电影《捉妖记》的票房超过20亿, 《煎饼侠》喊出了“拯救不开心”的宣传口号,票房破11亿。东方卫视节目《欢乐喜剧人》也刚热播完毕,颇受追捧。其次是舞台艺术,由国家大剧院运营管理的北京喜剧院于7月16日开张营业,开启了长达168天的喜剧“马拉松”长跑——推出近百场喜剧演出。此外,之前多打着“爆笑喜剧”“减压戏剧”的商业戏剧,也依然保持着不错的票房。

  “喜剧热”以及它所呈现的多元发展状貌,对于满足不同的文化需求,是可喜和值得肯定的。不过,一段时间以来,某些贴着“爆笑喜剧”标签的舞台剧、某些娱乐消费式的电影,它们所提供的相对浅表、廉价的笑声,对真正的喜剧其实是有误导的。这些所谓的“喜剧” ,缺乏活泼健康的情趣,缺少智慧和幽默,却在有损人文情怀的挖苦、嘲讽乃至恶搞中,离真正的喜剧精神越走越远。在“喜剧热”之当头,很有必要提醒一下,观众不要被误导,创作者不要走进误区。

  应该说,一些带有商业诉求的喜剧创作,它们的合理娱乐自有其逻辑,不应“一棍子打死” 。但是,过度娱乐化乃至可能打着喜剧的幌子,把喜剧做成“愚乐” ,就很值得警惕。喜剧的历史,可谓源远流长,从民间喜闻乐见的形式、内容到艺术家的不懈努力、理论家的科学总结,如今已形成了非常庞大的作品规模和丰富严整的理论体系。它们无疑对当下的“喜剧热”是很好的鉴照。

  在我看来,喜剧至少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特质:一是反映了人民群众活泼健康的生活情趣,比如传统小戏《打瓜招亲》 《小放牛》等,后者就讲一个放牛郎跟路过的邻村小姑娘互生爱慕、歌舞对唱的情景,没有太多深意,却很稚拙可喜。二是充满智慧和幽默,比如说博马舍的《费加罗的婚礼》 、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等,最近如刚上演的《阳台》 《戏台》等。三是在幽默之外,又挖掘、拓展出更深刻的内涵,用轻松、戏谑的方式对人物、现象进行讽刺、鞭挞,比如莫里哀的《伪君子》 、果戈理的《钦差大臣》等。甚至,这些特质还有各种融合与新的发展,比如有“严肃喜剧”“黑色幽默”等概念。

  内容和形式摇曳多姿,是喜剧存在的客观实际,符合不同文化程度人民群众的多元需要,不必厚此薄彼。或许,它们有思想深度、智慧技巧的区别,但它们对于善恶的道德判断、对于美丑的价值判断,并没有高下之分。让人遗憾的是,当下一些所谓的喜剧,玩的是恶趣味,走的是丑搞怪,不少是在挖苦与戏谑某些身体上的残缺,或者堆砌恶搞段子,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真正的喜剧应有的健康风貌或机警智慧来。比如某二人转演员的猥琐表情、某影视演员对胖的自我嘲弄等等,格调不高。

  其实,现实生活中并不缺少喜剧的素材,将这些素材恰当地搬上银幕荧屏或舞台,依照喜剧创作的艺术规律去做,都可能会是很好的喜剧。很重要的一点是,喜剧远不止“一笑而过” ,更不是廉价甚至低俗地“一笑而过” ,健康的情趣、智慧的技巧和推动文明发展的情怀格调,都可取之一瓢。不以媚俗迎合市场、不以低俗取悦观众、不以恶俗攫取眼球,才是值得期待的喜剧魅力。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于艺术戏剧,转载请注明出处:儿童戏剧更关乎人类本身,这个先河开不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