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构剧场消费生态圈,剧院魅影

以“艺术+”重构剧场消费生态圈

时间:2015年08月19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乔燕冰

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开幕演出季百天倒计时正式启动

以“艺术+”重构剧场消费生态圈

图片 1

一位九岁的女孩在天桥艺术中心开幕演出季百天倒计时新闻发布会上表演评剧。 天桥艺术中心提供

  8月13日,北京南中轴路上的全新文化地标——北京天桥艺术中心首度公开亮相,随着两个小孩合力推开该中心的古戏楼大门,天桥艺术中心开幕演出季百天倒计时正式启动,而“艺术+”的全新剧场经营模式,也将借此成为人们熟悉的老天桥遇到的新概念。

  以“艺术+”重构剧场消费生态圈,全面颠覆传统剧院的经营模式,这是用三年时间建设,实际用地面积16961平方米,包括地下四层、地上三层,拥有大中小三个剧场的天桥艺术中心即将实现的“野心”。“剧场应效仿‘互联网+’的创新模式,将艺术与观众的需求互联互通,让观众的需求在剧院的空间里深度融合,创造维持剧场生长的新生态圈。”天桥艺术中心总经理田元将这种模式形象地称为“艺术+”。田元介绍,“艺术+”模式的核心是大众化、开放式、智慧型。

  实现“路人转粉”,成为剧场忠实的消费者,这是所谓大众化的目的。剧场艺术在中国具有较高的文化地位,具有相对固定的消费群体,但其商业价值远远落后于同属文化消费品的电影。现场演出的无可复制性决定剧场艺术票价要高于电影票价是其重要原因。田元表示,在观众对剧场艺术认知不足的市场阶段,高票价一定程度上阻碍了观众走进剧场体验现场艺术的魅力。因此,天桥艺术中心首先要扩大消费群体,在提供高品质演出、同等票价位置以确保获得优于所有剧场观剧效果的基础上,通过会员优惠、打包票价等形式,降低演出票价,刺激消费者走进剧场,体验剧场艺术,培育观众对剧场艺术的兴趣。

  进剧院不一定看剧,剧院消费不一定只在晚上,这是开放式的经营初衷。在田元看来,传统剧场与目标消费者产生隔阂的另一个原因是过于封闭,通常传统剧场一天只提供一场演出、两个半小时的服务,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无法让更多观众近距离地体验剧场的独特魅力。未来的天桥艺术中心将定位于开放式的剧场,不只局限于满足演出爱好者的需求,在提供高品质演出的同时,更将“全天候”打开大门迎接更多人的到来。“未来可能我们早上十点半一开门大家就可以走进来,不用安检,就像逛商场、进书店一样。”田元介绍,为实现开放式服务,在设计之初,除保证剧场功能外,艺术中心规划了大量的开放互动区,用以定期举行主题展览、文化沙龙、艺术普及等众多类别的活动。未来,到访者无论是否观看剧院内演出,均可自由进出天桥艺术中心开放互动区,参与各类活动,体验艺术所带来的乐趣。不仅如此,艺术中心4000平方米的配套商业区也将以艺术、文化主题商铺为依托,提供餐饮、休闲、购物等多模块服务,并整合周边文化消费,打造真正的艺术空间,为都市艺术化的休闲生活方式提供选择。

  以“互联网+”支撑“艺术+”,这是智慧型剧院的重要逻辑。天桥艺术中心不满足于简单地将互联网技术与门票销售、营销推广结合,而是将以观众为本,整合各类互联网服务,将智慧化剧院深入到观众各个层面的需求。未来观众可通过剧院官网查询剧场活动、订购门票,通过剧院APP用手机预约剧场的停车位、预定剧场餐厅的座位,或者使用APP预定出租车等,通过智慧化手段,围绕剧场空间,构建观众消费的生态圈。“中心正式开幕后,将开放可供3000人同时上网的免费WiFi,通过智慧化的服务,消费者从需求到体验的过程将变得更为便利。”田元说。

  本着这样的经营理念,将于今年11月20日开锣的开幕演出季将由“音乐剧之王”韦伯原版音乐剧《剧院魅影》和田沁鑫导演、李敖原著的《北京法源寺》作为开幕大戏,新力量、新体验、新经典三大系列演出联袂呈现。剧目类型包括音乐剧、戏剧、肢体剧、秀、舞蹈、音乐会等,以满足不同观众群体的喜好,奉献一场全民视听盛宴,并将在年终开启一波剧场贺岁的热潮。

京剧怎样在互联网时代迈步向前

时间:2015年06月08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郑荣健

  京剧人还不善于利用互联网思维进行宣传推广,有些京剧晚会偏重唱腔却无戏剧意味,京剧进校园该教“戏”还是教“曲”……面对这些问题,专家支招——

京剧怎样在互联网时代迈步向前

  “我们对京剧的关注,更多应该把目光从京剧本身转向京剧的外部世界,去摸索京剧文化生态环境的修复与改善。”在日前由中国戏曲学院主办的“京剧的文学、音乐与表演”第六届京剧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上,针对当前京剧的发展现状,复旦大学教授章伟国说。虽然此次研讨主要聚焦在京剧本体之上,但当下京剧发展面临的一些新情况,也引起了专家的注意,互联网环境就是其中之一。

  在谈到京剧的教化、娱乐功能之后,章伟国并不避讳谈京剧的盈利问题。“京剧的新盈利模式在哪里?它不在舞台演出所创造的票房,也不在靠政府拨款支持的新编戏项目,而是在于互联网背景下的更广阔世界。”章伟国解释,在演艺和体育界,明星包装和宣传成功的案例举不胜举,广告、企业代言、形象代理、公益宣传等给演艺发展提供了广阔的舞台。可是,在互联网时代,京剧不乏优秀演员和专业院团,又有几人有过APP(移动端第三方应用程序)?又有几人出现在大型活动和户外宣传广告中呢?

  的确,京剧发展所面临的外部环境问题,往往最直接地表现在它的传播形式上。无论是传统的戏台、剧场演出,还是适应新需求的京剧晚会,乃至走上互联网时代的APP形式,都带有自己的逻辑。

  “京剧之存在,存在于剧场舞台上京剧演员的现实演出,只有达到剧场演出频率高、上座率高,演出剧目丰富,方能称之繁荣。”中国戏曲学院教授葛士良强调京剧是综合型的戏剧,并指出,当下存在一些传播上的误区,过度偏重宣扬京剧的唱腔,“一些所谓的京剧晚会,其实常常不过是集中名家名段的清唱或彩唱,最后来上一段轮唱、合唱加群体武功的混合表演,毫无戏剧意味”。

  京剧进课堂、戏曲进校园,自2008年有关方面下发通知进行试点之后,取得了良好的进展。2014年至今,北京市又推出了被称为“高参小”的高等学校、社会力量支持中小学体育美育特色发展的相关举措,把戏曲的普及教育再次引向深入。然而,由于戏曲既是“戏”又是“曲”,其教育定位一直很受争议。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孙惠柱的关注点,就在京剧的普及教育上,这同样涉及京剧的综合性问题。

  孙惠柱认为,有的实践在正确地强调戏曲的音乐属性的同时,忽略了戏曲毕竟也还属于戏剧这另一个特征,忽略了以人物行动为核心的戏剧更易于开启心智鼓励创意这一长处。“如果仅仅是加几个唱段到音乐课里,不要求学生站起来演,这‘第一步’就还只是抬起了腿,几乎还没‘迈’出去。如果把从模仿练习曲出发的纯音乐模式拓展为兼含语言和形体动作的‘练习剧’教学模式,就能让戏曲像音乐那样走进每个课堂,让广大的中小学生都学会演戏。”他说。

  孙惠柱举例说,上海戏剧学院自2010年就推出了开放式练习曲和练习剧《孔门弟子》系列教育实践,其古装角色都以京剧的主要行当为基础,用程式化的动作来展现。在排练中,逐渐摸索选定了京剧曲牌,最终达到练习曲与排练的融合,使音乐和表演相得益彰。从“练习曲”到“练习剧”,看似只是对京剧本体认识的教育阐发,在互联网时代的传播转换中,却可能意味着传播内容的转换,同时也呼应了葛士良对京剧传播误区的焦灼。(记者 郑荣健)

“软硬兼施”15载 《剧院魅影》圆梦北京

时间:2015年06月03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乔燕冰

图片 2

音乐剧《剧院魅影》剧照

  “这是一个15年的梦想。1999年,当我们与RUG(《剧院魅影》的版权方“真正好公司”)联系时,《剧院魅影》就是我们希望实现的一个项目,但是当时我们和RUG代表几乎跑遍北京所有的剧场,却没有一个符合演出《剧院魅影》的基本技术条件的,之后2004年和2013年我们都错失了《剧院魅影》在北京演出的机会。”日前,被誉为“音乐剧之王”的《剧院魅影》英文巡演版北京发布会上,该剧的引进和运营方北京四海一家公司总经理田元揭开了这部经典多年无缘北京舞台的原因。

  15年后,作为北京天桥艺术中心的揭幕大戏,《剧院魅影》将于11月20日在京上演。同时,一个为之量身打造的剧院开门迎客,一座城市的音乐剧承载能力也得到极大提升。

  《剧院魅影》何以称王

  “假如一生只看一部音乐剧,《剧院魅影》肯定是毕生之选。”这是伦敦《每日镜报》曾对该剧的盛赞。被称为世界四大音乐剧之首的《剧院魅影》,是“音乐剧之父”安德鲁·劳埃德·韦伯的代表作之一。这部经典音乐剧自1986年在伦敦西区首演以来,至今已在全世界27个国家的145个城市上演了74000多场,全球票房超过56亿美元。此外,《剧院魅影》获得超过50个主要戏剧奖项,包括三项奥立弗奖,一项伦敦标准晚报奖,七项托尼奖。各种相关音像产品也风靡世界,其原声录音成为英国音乐剧历史上首次名列唱片排行榜榜首的唱片,并在英国和美国获得了黄金和白金销量。

  发布会现场,“颜值”爆表的巡演男主角“魅影”的扮演者布拉德·里特尔和女主角克里斯汀的扮演者艾米丽·林恩甫一亮相,就迎来全场欢呼尖叫,而当里特尔演唱了“魅影”的代表曲目《The Music of The Night》,艾米丽演唱了克里斯汀的代表曲目《Think of Me》后,天籁之音彻底掳获了观众的心。里特尔被称为“千场之王”,从百老汇舞台到美国国家巡演再到亚洲巡演,他已扮演“魅影”超过2500次,是全球仅有的四位出演“魅影”超过2000场的明星演员之一。他的歌声兼具温柔和爆发力,被形容为“天鹅绒包裹铁块”,塑造出令人动容的剧院幽灵形象。

  大制作刷新行业新纪录

  “这是一部迄今为止对剧院要求最高,在剧院装台时间最长,基本要把传统剧院做颠覆性改造的作品!”田元直言《剧院魅影》的引进挑战重重。她透露,该剧除了对剧场有很高要求外,对剧院里的舞台技术条件要求也非常高,“因为《剧院魅影》是一个非常经典的爱情故事,要把其神秘性和很多戏中戏原汁原味地展现出来,是未来几个月我们跟RUG团队一起努力的方向。”

  那么这部大制作、高科技的音乐剧,究竟对剧场的设施环境要求有多高呢?田元告诉记者,该剧需要在有限的舞台空间中营造出故事中歌剧院从地下密室到舞台,从水中划船到宫殿舞会等22个不同的场景。剧中非常经典的一幕是歌剧院顶上悬挂的大吊灯从高空坠落,划过观众席,其紧张、恐怖将震撼观众。剧中使用的大吊灯宽三米重一吨,由6000颗珠子穿成,演出过程中的下降速度达到2.5米/秒。这就为剧场的吊杆位置、承重等提出了很高的要求,需要极高的安全条件。

  田元表示,因为复杂的舞美要求,《剧院魅影》全部道具需要从国外运输,包括230套服装、236件道具、26个集装箱,总重达200吨。为完美还原巴黎歌剧院的真实场景,装台时间长达三周,占用剧场档期,全部演职人员的差旅费,算下来,预计运营投入规模将超过6000万元,创下中国的行业纪录。

  打造中国“百老汇”

  11月20日,《剧院魅影》将作为揭幕大戏在拥有1600座的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大剧场连续出演64场。北京天桥艺术中心位于北京南中轴路,总面积75000平方米,主体建筑地面上三层,地下四层,拥有大小及功能各不相同的四个剧场。

  届时,天桥艺术中心开业演出季的大幕也将随之拉开。来自国内及英、美、韩等国的顶尖艺术家将为观众奉献约27个剧目、约170场演出,演出形式集音乐剧、话剧、舞蹈、世界音乐、秀等,总投入2.3亿元人民币。与此同时,在中小剧场中,话剧、音乐会、舞蹈等多种形式的剧目表演也将先后上演。天桥艺术中心总经理王琛介绍,天桥地区目前已聚集了天桥剧场、湖广会馆、北京工人俱乐部、万胜剧场、新国家话剧院等14个剧场,剧场密度居北京市之首。

  音乐剧市场比电影大

  如此高成本引进《剧院魅影》,大手笔的投入勇气何来?其实“大气”背后是基于理性的经营和对音乐剧市场的信心。“其实对于大众娱乐消费来说,电影更大众化,票价也更便宜,而音乐剧定位于高端人群,票价相对也高。我们对电影和音乐剧这两种艺术形式做过比较,即便最近中国电影产业成长的速度很快,但实际上优秀音乐剧的票房能够远远超越电影。”田元表示。

  田元以《狮子王》为例分析:电影《狮子王》上映期较短,全球票房约9亿美元;音乐剧《狮子王》从1997年推出,迄今为止已演出十多年,全球票房是67亿美元,而且还会在未来继续上演。在她看来,音乐剧的盈利模式是靠时间换空间,制作出好的音乐剧并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推广,从经济回报上来说远远大于电影。

  “市场欢迎高品质的作品,可能大家认为中国音乐剧市场还没有繁荣起来,这是因为我们这个市场上优秀的作品太少了。这可能和我们整个硬件条件有关系,因为实际上我国政府在推动文化产业发展中建造了很多硬件设施,但那些设施更多的是德式歌剧院,不适合音乐剧演出。”田元表示,“所以,只有有了好的硬件条件,有了具有发展前景的音乐剧市场,让剧院硬件和软件之间产生很好的匹配关系,才能使音乐剧市场繁荣成为可能。”

  日本和韩国都有一个现象,即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时,音乐剧消费会出现一个井喷。“北京现在的GDP已经超过这个数字,全国虽然没有达到,但已经出现这样的趋势了。”王琛对于音乐剧的未来,充满了信心。(记者 乔燕冰)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于艺术戏剧,转载请注明出处:重构剧场消费生态圈,剧院魅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