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晤士河畔漫步随想,第六届云南戏剧

第六届云南戏剧“山茶花奖”颁发

时间:2010年10月21日来源:云南网作者:钱霓

由云南省文联主办的第六届云南戏剧“山茶花奖”颁奖晚会于10月18日晚,在云南省歌舞剧院隆重举行。

据悉,本届云南戏剧“山茶花奖”一共从10名候选演员中评选出6名获奖演员,包括云南省话剧团一级演员杞荣,云南省滇剧院二级演员陆湘璇,玉溪市花灯剧团三级演员刘晓佳等我省中青年演员。在颁奖晚会上,获奖演员们还分别演出了花灯剧、滇剧等剧目选段。

据了解,云南戏剧“山茶花奖”是对应中国戏剧梅花奖的一个省级奖项,每两年举办一次,旨在表彰我省有成就的中青年演员,为出人出戏,繁荣我省戏剧,建设云南文化强省作出贡献。

(责任编辑 金沙)

浓浓“闽南风” 殷殷“四海情”

时间:2013年06月20日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樊 炜

图片 1

泉州市木偶剧团木偶戏《赵氏孤儿》

  6月16日至19日,第五届海峡论坛泉州系列活动暨2013世界闽南文化节在福建泉州举办。继2012世界闽南文化节在台湾成功举办之后,本届文化节以更为丰富多彩的活动,吸引了六大洲嘉宾欢聚于此,并广受各界的关注和好评。

  文艺演出:刮起最炫“闽南风”

  6月16日晚,2013闽南文化节的重头戏——开幕式暨《闽南风 四海情》文艺晚会在泉州海峡体育馆举行。以“弘扬闽南文化,增进交流合作”为主题的晚会突出展现了闽南文化的丰富性、杰出性和世界性,来自世界六大洲36个国家和地区的4000多名嘉宾观看了演出。

  整场晚会由“序:闽南风,四海情”“上篇:千古艺,存世遗”“下篇:闽南情,闽南人”“尾声:闽南文化,源远流长”构成。在近2个小时的时间里,不仅浓缩呈现了闽南文化特有的梨园戏、高甲戏、歌仔戏,展示了南少林的高超武艺,更通过《海上泼水两岸情》等节目表达了海峡两岸人民的深情厚谊,以及旅居世界各地的闽南人对祖国、对家乡的热爱。

  拳联会庆典:高手云集,以拳会友

  锣鼓声声,舞狮跳跃。循声而去,原来是国际南少林五祖拳联谊总会成立24周年庆典大会正在举行。

  来自菲律宾、澳大利亚、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15个国家和地区的500多名五祖拳爱好者齐聚华侨大厦,探讨五祖拳的传承与发展。虽然肤色各异、语言不同,但共同的爱好和追求让拳友们的交流愉快而热烈。记者发现,现场被闪光灯“照耀”次数最多的为五祖拳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国家南少林五祖拳联谊总会创始人之一周焜民。这位68岁的老人花费45年整理出版的《五祖拳谱》,为五祖拳的传播开辟了一个无障碍通道。

  据介绍,五祖拳是福建省七大拳种中历史最悠久的,也是泉州各地方拳种中传播地域最广的。国际南少林五祖拳联谊总会发起于1989年,1990年在泉州正式成立,目前共有40多个会员国家和地区。新当选的国际南少林五祖拳联谊会会长、菲律宾光汉国术总馆第三代传人卢思明宣布在菲律宾马尼拉光汉国术总馆成立国际南少林五祖拳研究会,还表示将设立一个联络五祖拳爱好者的国际网站,更好地向全世界推广五祖拳。

  台湾特色庙会:“吃货”的最爱

  走进泉州市锦绣庄民间艺术园,但见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台湾特色庙会上,大肠包小肠、台南担仔面、凤梨酥、鱼酥、蛋卷等一道道美食让人哈喇子直流,不由自主地驻足品尝。

  台湾商户充分展现了他们的勤劳和热情。顶着33度的高温,他们向来往顾客一遍又一遍地介绍着自己的产品,并用普通话和闽南语耐心地解答顾客提出的各种问题。“我们的乌梅汁是纯天然的,没有任何添加剂,可以放心品尝。”经营台湾特色茶点的许先生乐呵呵地递上一杯乌梅汁,随后还不忘询问记者品尝后的感受,以及需要改进的地方。

  除了美食“好吃”,庙会也在“好看”上大做文章,泉台两地的专业演出团队为参观者表演了台湾金光布袋戏、电音三太子、泉州提线木偶、南音等海峡两岸的代表性文艺节目。

  《赵氏孤儿》:有血有肉的木偶戏

  谁说木偶戏是只属于孩子们的表演?2013闽南文化节期间,大家每天晚上都有机会观看到泉州戏曲精品剧目的表演,这其中就包括老少咸宜的提线木偶戏《赵氏孤儿》。

  不同于普通提线木偶通过较短的丝线操控,木偶戏《赵氏孤儿》的表演是通过繁杂细长的丝线来表演的,操控难度极高。看着舞台上木偶惟妙惟肖的动作,加之感情充沛的闽南语配音,时常让人忘记那些牵引在它们身上的丝线,仿佛一个个都有血有肉起来。

  《赵氏孤儿》是泉州市木偶剧团继木偶喜剧《钦差大人》后的又一力作,也是我国第一部木偶悲剧。据泉州市木偶剧团团长王景贤介绍,剧团早在10年前创排《钦差大人》时,就考虑要排一部木偶悲剧了。如今《赵氏孤儿》的成功,是对10年积淀的最好回报,现场不时响起的叫好声和雷鸣般的掌声,则是对这份成功的最好证明。

戏剧,意味着什么?——泰晤士河畔漫步随想

时间:2013年05月17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余青峰

图片 2

  去年夏天,在首都剧场观看王晓鹰版莎剧《理查三世》。舞台上,无处不是东方文化元素,三星堆符号、汉服、面具、京剧、宣纸等等,赋予了一部拷问人性、鞭笞灵魂的名剧以神秘色彩和极大表现力,东西方文化的跨越组合尤为熨贴。

  这部戏,据说去年四月在英国皇家莎士比亚环球剧院亮相的时候是“裸演”。由于遭遇一场海上风暴,运送演出所需布景、服装、道具的船只未能如期靠港,但演出计划早已排定,戏比天大,只能“霸王硬上弓”!王晓鹰介绍说,环球剧院的工作人员,仅用了一天时间,就把布景、服装、道具的最佳替代品张罗齐全。这就是自诩“世界第一戏剧之都”的伦敦戏剧人,戏剧,在他们心目中,无所不能。

  王晓鹰带着中国版《理查三世》去伦敦,是为了参加名为“从环球剧院走向世界”的莎士比亚戏剧节,该戏剧节作为2012伦敦奥运会的主要文化活动,从全球范围选择37种语言,排演莎士比亚的全部37部剧作。莎士比亚,不仅是英国的文化符号,更是全球戏剧的标杆,是跨文化的一座桥梁。

  难怪,英国前首相丘吉尔说,宁可失去一个印度,不愿失去一个莎士比亚。

  今年三月,应利兹大学李如茹博士之邀,我开始了英国戏剧之旅,参加“寰球舞台,演出中国”戏剧论坛,其中一个重要的板块是,探讨全球各版本的《赵氏孤儿》演出。

  利兹的春天,大雪纷飞,冷风彻骨。但是,洁净的空气中,似乎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可能是戏剧的味道吧,戏剧,总是在逼仄的氛围中,诉说着一种奇特的冷峭的飘忽不定的人性。

  来自中国内地的话剧、豫剧、京剧、花鼓戏、越剧等各种版本的《赵氏孤儿》实践者,以及浙江大学、南京大学的《赵氏孤儿》研究者,居然聚集在异域他乡,共同探讨一个发生在古老中国的忠义故事。这,难道不也充盈了戏剧性么?戏剧性的背后,其实是一种提醒,提醒中国文化界,有很多事忽略了,有很多意识淡漠了,至少这样的主题论坛,首先应该在中国内地举办。因为,《赵氏孤儿》是我们的文化财富,现在,如此文化财富,却由英国的戏剧人在开采。四年前,我曾访问韩国,曾经忿忿于韩国人攫取了我们的端午文化,又觊觎我们的孔子、中医文化。后来,我发现韩国人把我们的文化奉为至珍、小心呵护,忿忿之心,终落得一阵哑然。我们所谓的五千年文明,真的不能再无度挥霍而随意散落了。

  来自我们中国的《赵氏孤儿》,引起西方戏剧人感兴趣的话题,恐怕也是人本思想:程婴该不该用自己的亲生骨肉,换取赵氏孤儿的生存?程婴做出了这样的抉择,是大人性还是伪人性?这些,恰恰应验了莎士比亚的第一台词,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

  会议结束时,我甚至觉得,如果早些时候参加这样的论坛,我的越剧版《赵氏孤儿》可以写得更好!

  利兹,雪后初霁。我们一行人奔往下一站,斯特拉福德。那儿,是莎士比亚生命的源头,也是他的灵魂栖息地。

  最有趣的是,在莎士比亚的故乡,在皇家莎士比亚剧院,观看英国皇家莎剧团演出的《赵氏孤儿》。而且,编剧、导演、演员中没有一个是中国人。更有趣的是,那天的观众,有十几个来自中国内地的《赵氏孤儿》实践者和研究者。会务组并不安排观摩,我们都是提前订的戏票,自掏腰包。在英国,从来没有蹭戏看的习惯,买票是天经地义的事。买票,是对戏剧最起码的尊重。入场后,不喧哗、不拍照、不接电话、不迟到不早退,是对戏剧最基本的礼仪。

  这出戏的形式感很中国,角色上场的自报家门屡屡出现,写意、虚拟、夸张、变形等手法充斥舞台。只不过,在细节处理上,更加追求视听的刺激性,婴儿的哭声用真人在台上模拟嗷嗷待哺的情状,屠岸贾杀死婴儿,直接扭断了那个婴儿道具的“脖颈”,发出“咔嚓”一声,观众群一阵惊呼。故事,还是传统的《赵氏孤儿》故事,内核上却更接近西方审美。印象最深的是结尾,程婴的一切使命都完成后,程婴的亲生儿子的鬼魂出现了,斥责程婴,你从来就没把我当作亲生儿子,也从来没爱过我!为此,程婴自杀了,一对父子,相拥长眠。当然,这完全是西方式的结局,是残酷与温情的平衡点。窃以为,这样的结局,也是一种暴力……

  不管怎样,看这出戏的过程,我自始至终有一种兴奋感。兴奋点在于东西方话语的神奇结合,演惯了莎士比亚的莎剧团,竟能把一个中国的故事演绎得如此出神入化。人的生存哲学,在道义法则面前,竟是如此的脆弱而艰难,这一点,东方西方概莫能外!

  斯特拉福德之行,更兴奋的是对莎士比亚的朝拜。从他的出生地,到他的居住地,再到安葬这颗伟大灵魂的教堂,一路走来,油然更生敬仰。套用一句马克思描述资本的话语,自从莎士比亚来到镇上,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戏剧的血液。镇上的人们一说起莎士比亚,那是由衷的自豪。书店,基本上都是莎士比亚的剧本,人们在静谧而安宁地享受着戏剧。

  临别时,我对同行者说,我想留在这个镇上,为莎士比亚看门。

  千万不要以为,伦敦只是全球金融中心。伦敦,更是世界戏剧的心脏。

  伦敦人没有什么娱乐生活,没有卡拉OK,周末的夜晚,酒吧是买醉的好去处。除此之外,伦敦人最主要的文化活动是看戏。伦敦有大大小小100多个剧场,平均每家剧场年演出近400场,所有剧场每年观众人次近1400万。伦敦的街头、火车站、地铁,戏剧演出的海报尤为显眼。甚至,伦敦的交通卡上,有一个英文单词是oyster,翻成中文是“牡蛎”,牡蛎附船而居,去哪儿都很便捷顺畅。伦敦人几乎都知道,这是沿用莎士比亚名剧《温莎的风流娘们儿》中的一句著名台词,The world is my oyster,意思是,这世界有太多的机会让我们如愿以偿。

  戏剧,在伦敦,真的是无孔不入。

  在伦敦仅有两天时间,我除了参观大英博物馆,并未游览太多的景点。我选择造访英国皇家戏剧学院,在那儿,我着实惊讶!戏剧学院只有两座大楼,没有休憩的草坪,没有运动场所,也没有学生宿舍。正门非常促狭,仅容得两个人同时走进。在楼道走廊里,处处可见世界著名戏剧的著名台词,以及历届毕业生的戏剧实践照片。主楼最主要的构成是大小不等三个剧场,那是师生们教学和实践的地方。整个学院,每年在校生不到一百人,导演系每年的研究生是从世界各地招来的,只有三个名额。每个研究生,配备六个以上的导师。很显然,他们追求的是质量,而不是数量。据说,这个历史悠久的学院,没有专门的编剧专业。我猜想,他们更强调戏剧的实践精神,而编剧是教不出来也学不出来的,莎士比亚就没有上过任何一所大学。

  但这并不能说英国人忽视编剧,相反,编剧在一个剧组里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遇到导演或者演员擅自改动台词的时候,编剧往往跳出来,喊出一嗓粗口,“我他妈的才是编剧”。举座颤栗而寂然……

  午后的泰晤士河畔,律动着我的步履,悠闲而沉重。忽而飘雪稀疏,忽而晴空绚烂。其实,悠闲的是河畔随意漫步的鸽子,沉重的是我的一颗戏剧之心。

  从莎士比亚环球剧院,到英国国家大剧院,相隔不到二里路,我走了一个时辰,也仿佛走过了四百年的英国戏剧史。从东方走向西方,从传统走向现代,走过战火硝烟的岁月,也走过文艺复兴的梦想,也许,很多景观都变了,唯一不变的是戏剧的尊严。

  英国有莎士比亚,我们与莎翁几乎同一年代的剧作家有汤显祖,可是我们的国人对汤显祖却知之甚少。我们现在的戏剧,似乎在某种功利的驱使下,在某种意识形态的左右下,渐行渐远,戏剧逐渐演变成了一种工具。

  其实,我们的戏剧,原本可以有很多自信的。只不过,重拾自信,太难了。

  我们为什么需要戏剧?戏剧,究竟带给我们什么?也许,美国人约翰·马尔科维奇的话,道出了某种意味:戏剧,反映人类普遍的生存价值和意义,解读人类心灵跳动所包含的全部复杂性,戏剧的最根本问题是,我们该如何生活……

  我想说,戏剧,是一种卸去心灵尘土后的品质生活。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于艺术戏剧,转载请注明出处:泰晤士河畔漫步随想,第六届云南戏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