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戏剧创作价值接纳与发挥的紧要性难题,戏

戏剧创作的现实迷雾与理想光芒

艺术创作的价值选择概括地讲大致有三:艺术性的选择、政治性的选择、市场性的选择。其中,艺术性的选择是从心而发,目的是让人在心灵、精神上有所收获;政治性的选择则是配合主流意识形态,从当下形势需要出发,目的是获奖;而市场的选择是着眼于演出场次,目的是挣钱。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看到这段文字,心无所动的人大概很少。在以前,它让人想到文学的《牡丹亭》;而今,是昆曲的《牡丹亭》。

——专家学者纵论“戏剧创作价值取向与市场关系”

现在很多专职编剧们和国有剧院团都把目光放在评奖上。究其原因,是因为另外两种选择很难,比如艺术性的选择,由于种种原因很难上演。市场性的选择也很难,戏剧在今天,面对的是前所未有之困局。在消费主义和娱乐文化大行其道的当下,视频碟片、卡拉OK、二人传、超级选秀、电视征婚、网络文学、微博等,极大挤压着戏剧的生存空间,有作者感叹,当下的观众“不是上帝是魔鬼”,他们就是不爱进剧场。

6月11日,我国第6个“文化遗产日”,一场题为“春色如许——昆曲的美丽与忧伤”的讲座在国家图书馆古籍馆临琼楼举办。主讲人是原中国昆剧研究会会长、北方昆曲剧院副院长丛兆桓和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刘静。到今年5月18日,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已经整整10年。

由辽宁省剧协和沈阳市剧目创作室共同主办的“戏剧创作价值取向与市场关系”论坛日前在沈阳召开。来自辽宁省剧协、辽宁省艺研所、辽宁省文联理论研究室、沈阳市剧目创作室的编剧和理论评论家围绕论坛主题,结合当下戏剧艺术创作的实践,就市场导向和大众消费对戏剧创作产生的影响、戏剧创作自身存在的问题等展开充分讨论。

但是,我们应该如何面对这种现实呢?是无所作为,怨天尤人,怀念过去,还是积极反省自身,转变观念,亮剑面对?我们是消极地只往一条奔奖的路上挤,还是顺应潮流勇敢地闯入市场,或者为了艺术沉下心来,用面壁十年的精神来打造真正的精品,比如《红楼梦》,比如凡高的画,在有生之年可能看不到成功,但最终能实现永恒?

600年前,顾坚“善发南曲之奥”,明初有“昆山腔”之称;500年前,魏良辅生,集南北曲之大成,创“水磨调”,后人谓之“昆曲”;450年前,梁辰鱼用新腔昆曲编演《浣纱记》传奇,“昆剧”形成。由此,昆曲走向鼎盛:“临川四梦”、“一人永占”、“南洪北孔”、“家家收拾起,户户不提防”。

价值取向是戏剧创作中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它既是创作者戏剧观念和创作姿态的反映,也是衡量戏剧作品价值的重要指标。对此,辽宁省剧协副主席、秘书长韩宁认为,戏剧创作者进行创作时,必然面临文艺价值的选择问题。特别是在当下商品经济发达、多元文化并存的时代语境中,社会价值取向的多元化不可避免地影响着文艺创作。具体在戏剧创作上,剧作家常常被艺术之外的功利性因素干扰,致使戏剧艺术自身的价值被一定程度地忽略或遮蔽。一些编剧创作心态浮躁,陷入价值迷失的窘境之中。沈阳市剧目创作室主任海镇淮认为,当前戏剧编剧创作队伍日渐萎缩,他们常受到影视剧创作丰厚稿酬的诱惑而无法专心于舞台剧创作。另外,一些编剧创作方向不明确,缺乏独立思考,跟风现象严重,不能坚守艺术自身的价值标准。同时,也存在着编剧受到一些客观条件的左右而使其创作的自由自主性大打折扣的现象。辽宁省艺研所一级编剧陈国峰说,目前戏剧排演方和出资方主要是院团,因此,编剧很大程度上要服从院团和导演对戏剧创作的要求,当双方意见不一致时,多数情况是编剧要做出让步。再者,受市场导向影响,院团常常要求编剧进行“快餐式”创作,编剧没有足够的时间酝酿和打磨作品,其自身的戏剧价值取向发生了偏移。

只要我们还相信戏剧不会消亡,相信戏剧这种在特定场域中与观众进行交流的艺术不会被其它的品种取代,那么我们就首先要从自身找原因。己不立,如何立人?我国的电影事业也曾面临过困境,也曾悲观失望过,可是他们积极面对,现在也走出了困境,生机勃勃了。

讲座的间隙,中国戏曲学院的师生盛装亮相,演出《游园》片段,仿佛穿越苍茫的时空,回到过去,尽管室外的炎夏惊雷提醒着我们,这是在400年后。

现在一些院团将戏剧创作的目的直接指向获奖,不惜重金打造剧目,但大投入、大制作的外壳和表象,却无法掩盖作品内容的空洞和艺术价值的贫弱;而一些民营院团,则单纯追求利润,使戏剧沦为大众娱乐文化的工具,附和大众文化的“娱乐至死”精神。辽宁省艺研所研究员黄莉莉认为,目前中国的戏剧生产,存在着这样的现象。一方面,一些国有戏剧团体一派奢华浮夸之风,各种大投入、大制作的产品层出不穷,形式上绚丽至极,内容却相对贫乏。另一方面,一些民营戏剧团体以市场运营成本和票房收入为着眼点,创作粗制滥造,尽是些无关痛痒的无聊和娱乐元素,不再试图提高大众的审美层次,甚至盲目迎合大众的低俗文化口味。辽宁省文艺理论家协会副秘书长苏妮娜认为,在舞台表现上,戏剧背景的豪华大制作和对影视手段的运用,实际上暴露了戏剧创作者想象力的贫弱,同时也限制了观众的想象力;过于侧重外在形式的表现而忽略了戏剧对“人”的关注,这无疑是在戏剧价值取向上出现了问题。辽宁省艺研所一级编剧谢海威表示,目前戏剧创作取得了很大成绩,但也存在着价值取向单一、狭隘、僵化,比如仅仅注重评奖等问题。他说,当编剧面对市场的时候,表现出一种高傲地拒绝姿态显然是不可取的,但是为了经济利益而无原则地迎合市场和观众的低级趣味,更是对戏剧艺术品格的一种降低或侮辱。

那么,我们要反省些什么呢?

曾和人聊起为何喜欢昆曲,回答很简单:美。

尽管剧作家面临着现实价值选择的种种迷雾,但是戏剧创作者仍应坚守戏剧的艺术品质,坚守戏剧创作的正确价值取向,重塑戏剧艺术的神圣光辉。戏剧应该彰显什么样的价值呢?辽宁省文联副主席洪兆惠认为,真正的戏剧应该彰显戏剧独特的审美价值,即剧场中演员和观众之间共同的“场”性,这种“场”性是戏剧的魅力所在,它使得观演双方直接地互动、交流,激发出现代社会中被“物化”的人所缺失的灵性。编剧要在这方面努力。沈阳市剧目创作室编剧、诗人李轻松说,戏剧创作应该是创作者内心精神诉求的真诚呈现,编剧不应该被名利、获奖所诱惑,而应回归到艺术本体的探索中来。辽宁省文艺理论家协会副秘书长牛寒婷则认为,市场也能带给艺术创作积极的影响,市场在艺术接受的层面对艺术创作所可能激发出的能量,使艺术回归了自身的价值,从而在市场和艺术价值之间寻求到一个平衡点。

比如,要反省我们的浮躁心态,反省我们急功近利的选择。我们是否仅仅注重评奖,得了奖就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要反省是否只要自己拿了稿费有了名气,就以为达到了目的?

“美对昆曲而言无处不在。”刘静说,“昆曲把曲词、音乐、美术、表演之美熔铸一体,叙述一个完整的故事,在舞台上营造出如诗如画的意境。”

再比如我们应看到走向市场是大势所趋,通过文化体制改革,院团从事业单位走向经营实体是必然的,我们对戏剧创作不能再把宝押在一个点上,眼睛只盯着奖。现在是个多样化的时代,像我等老一些有经验的作者,创作之初首先就想到我这个戏写了是不是白写,能不能上演,领导会怎么看,剧团会怎么看,能不能通过,久而久之,这就导致习惯成自然,只有这一条腿好使,只好看面子凭人情听命令写一些戏。我们是不是应深刻反省一下,我们还有没有戏剧艺术真正的冲动?如果这种观念深扎心中,作者、剧院团、主管官员都是这样的心态,就导致当下的戏剧只能有一种可能了,就是紧配合,奔获奖,路越来越单一化。其结果大多是急功近利的急就章,所以只能是短命的。

“昆曲是民族古典美学完整的舞台体现。”丛兆桓说,“爱文者赏其词,爱乐者赏其音,爱美者赏戏箱,爱戏者赏表演。”

但是我们更不能还沉缅于象牙塔里以清高自居,戏剧过于个性化也是有问题的,戏剧毕竟要有观众,他们看不懂、不喜欢、不进剧场,你骂娘也没用。

在明清士大夫数百年的潜心经营下,昆曲臻于完善。他们的理想、娱乐、情感、欲望皆投注于昆曲,“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奏出了书卷间的弦歌流响。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于艺术戏剧,转载请注明出处:当下戏剧创作价值接纳与发挥的紧要性难题,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